矫诏

2007-10-13, Saturday | [10,420] × { 0 },Posted in Life

  为了营造一种每位员工都很忙碌的假象给董事长及其夫人看,某人矫诏要我们这个双休日和下个双休日都到陪都去加班。没办法,只好去了。今天早上乘地铁时,我以为礼拜六车子应该蛮空的,谁知道和平时一样的挤,受不了。北京的地铁已经全程两块了,上海什么时候能够变成全程三块我就满足了。

  我身后面有三个学生,从我进入车厢开始就大声喧哗不止,还不停的用手机大声的放歌,实在是无聊透顶。这么挤的车子嘛,你就把身后的书包放下来,拎在手里不是蛮好的吗,非要像赶火车的民工一样,把鼓鼓囊囊的书包背在后面。算了,算了看在他们是乡下人的情况下面原谅他们一次吧。谁知道他们聊着聊着突然说起了上海话,我吓得赶紧下车了。
Continue Reading



开宝马、坐奔驰

2007-10-12, Friday | [20,470] × { 0 },Posted in Work

  时隔两个月以后,董事长今天下午又要飞来上海了,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他是从香港飞过来,而不是美国的直线飞机,因为他乘的航班号是东航的MU×××,我估计他是参加完某地区的庆祝活动以后飞到香港的。难怪昨天晚上我接到几个0852开头的电话,虽然我的手机早已申请了来电畅听业务,但是不知道这种话费到底是免单还是按照市话收。

  为了到机场去接机,我奉命去买鲜花。公司离永嘉路花市比较近,走过去的话一刻钟就可以搞定,但是为了显示我们国际化公司的水准,我被允许乘坐新买不久的BMW750i。我来到楼下的车库,终于看到了慕名已久的宝马车,外观是银色的,低调中透露着一丝霸气。我用手机拍了很多张照片,可惜没有带数码相机。
Continue Reading



众人拾柴火焰高

2007-09-28, Friday | [7,592] × { 0 },Posted in Work

  今天我花了公司的一万多块钱,上午用了四千多块(人家不远万里从浦东过来讨债),下午用了六千多块(这是我自己送支票过去的),预计明天还要用两千多块吧。这两天还在帮长公主查询一万五千块左右的笔记本价格,要求很高,要好看还要轻巧,国庆节就要买了。我给她推荐了几款富士通的,不知道她喜不喜欢。

  子曾经曰过“众人拾柴火焰高”(翻成英文就是Only When All Contribute Their Firewood Can They Build Up A Strong Fire. ——Confucius),我做其他的不行,花钱还是可以的,但是我所做的这些和董事长的日用斗金比起来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前不久董事长花了一百六十几万买了一辆号称全上海仅此一辆的宝马750i,我一直想一睹一下这辆宝马车的风采,可惜这辆车不是在南京就是在杭州,始终无缘得见。
Continue Reading



上海丫叔

2007-08-07, Tuesday | [7,121] × { 1 },Posted in Life


  董事长完成了几天的考察,今天终于要飞回美国了。走之前,他邀请手下员工到外滩中心处的Eastin大饭店开会兼吃饭。历史上头头请下属吃饭的例子不胜枚举,我们遥想昔日秦末楚汉相争的时候,项羽摆过鸿门宴招待汉高祖;一千年以后,宋太祖来了一招杯酒释兵权;又过了四百年,明太祖更狠,炮打庆功楼,正应了那一句话:酒无好酒,宴无好宴。
Continue Reading



过河拆桥

2007-08-03, Friday | [7,609] × { 0 },Posted in Work

  七月底董事长一行人又从美国飞到上海来了,不过鉴于上海公司的实际情况,他这次没有进公司,全部在外面借宾馆开会,我们也难得不用加班了,这全要拜百年建筑HP饭店所赐。今天早上上班不久,行政主管就问我借电脑使用,我本来想以电池没带为理由搪塞一下,但是她说这是公司唯一的一台了,要撑一下门面给客户做简报,中午吃饭以前就还给我。那借就借吧。

  我借给她以后,只好在一台Poor Computer上看新闻,看到美国明尼阿波利斯有一座桥倒塌了。这座桥也太不给KG面子了,七月底KG刚被交易到波士顿去,过了一两天马上就倒了,算什么意思吗。美国的砖家还说这不是恐怖袭击,是桥的质量问题。
Continue Reading



是非之地

2007-05-24, Thursday | [22,693] × { 0 },Posted in Tour

  上海终于进入了气象意义上的夏天,天气愈加闷热了,再加上HP饭店的整修导致公司里面的空调系统瘫痪(不知道是不是店方赶我们走的一个小伎俩),我们平时只好开窗透透空气。但是办公室的朝向不佳,只有朝北的窗户,没有朝南的窗户,形不成穿堂风,所以办公室就像一个大蒸笼,就算摆了几台新买的电扇也不行。

  这么热的天与其在办公室里面待着,还不如到外面去走动走动。远离办公室的另外一个原因是NJ项目招投标的失败,董事长本来对NJ项目是势在必得,在招标会上第一个加码,但是谁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项目最终被一匹黑马夺得。这大大打击了董事长的信心,说不定他回到上海以后看谁都不顺眼,是非之地还是不宜久留啊。
Continue Reading



团购午饭

2007-05-18, Friday | [23,304] × { 0 },Posted in Tour

  昨天气温据说高达32度,紧闭了多日的HP饭店大门也在昨天下午打开了一次,因为我们的董事长又从美国飞过来了,总不能让董事长一行从员工通道走吧。另外,根据我暗地里观察得出的规律,董事长每两个月来中国一次。这一次,他要从17号要一直待到27号,整整十天,不过主要是在南京和杭州。

  为了更好的迎接董事长一行,行政部门制定了一份极其保密的行程表,具体的事宜只有公司的高层领导才知道。不过,这件事瞒不过我的眼睛,我轻松的破解了接待处电脑的密码,打印了一份行程表,并在办公室里面传阅了一番。从上面看,这次应该不要像上次那样疯狂加班了。
Continue Reading



不辱使命

2007-04-30, Monday | [30,608] × { 1 },Posted in Tour

  昨天上午去了一次黄浦区税务局,但是财务没有把软盘给我,只好无功而返。下午到奉贤去,谁知道碰到大桥堵车,也没有去成。今天只好再去一次了,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如果再发生什么意外,资料送不到的话,那可是要罚款的,听说是一天一万块钱。

  早上走的时候,顺大便拿走了公司的公章。坐在十分恶心的莘南线的上面,祈望不要发生什么意外。结果还好,十一点钟不到就到了位于奉浦大道×××号的奉贤区税务大楼。这座大楼前面挂的牌子足足有二十几块,其中奉贤区第×税务所的就占了很大的比重。
Continue Reading



调休在家

2007-03-29, Thursday | [9,277] × { 0 },Posted in Life

  董事长总算飞离上海了,我们也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屈指算来我已经有22天没有休息过了(从12号到昨天),现在一上班就觉得头晕眼花的,有一次在上班的路上,走着走着差一点睡着了。在这样下去肯定要积劳成疾了,所以我决定行使一下我的正当权利——申请调休,休息几天再说。

  今天休息了大半天,下午四点多钟来到以前的单位,上上下下去拜访了一圈,顺便回收了一百多块钱。等下班了,我请他们去位于平×路上的银山旺赴晚宴。同行的一共有两个人,加上我一共三个人,本来想请另外一人一起去的,四个人凑满一桌不是蛮好的吗。但是此人架子太大,我发了几个短消息,打了几通电话居然没有把她请来。三缺一,伤阴德的。不来就不来吧,反正我们选的桌子只能坐三个人。
Continue Reading



春光乍泄

2007-03-22, Thursday | [11,406] × { 0 },Posted in Tour

  董事长上次来上海的时候,我们加班加到头晕,他要飞走的最后一天,召集大家开会,一直开到晚上八点多钟。听说这次比较好,中午的飞机,但是会还是要开的。会前我们被郑重告诫,把手机关掉或者调为振动档。开着开着,又出现了不和谐的一幕,不知谁的手机传来了“Hello Moto”的响声,这次谁要被扣钱了?只见董事长拿出手机离开了会议室……

  今天下午出去买内存,外面天气很好,春光明媚,气温在20度上下。但是我穿的衣服还是毛领子,里面还有毛的夹里。南京路上的游客有几个已经是短裤短裙了,相比之下我好像是从南极洲过来的人,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但是,不管怎么说,“春捂秋冻”这句话一直铭记在我的心中。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