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诏

2007-10-13, Saturday | [11,347] × { 0 },Posted in Life

  为了营造一种每位员工都很忙碌的假象给董事长及其夫人看,某人矫诏要我们这个双休日和下个双休日都到陪都去加班。没办法,只好去了。今天早上乘地铁时,我以为礼拜六车子应该蛮空的,谁知道和平时一样的挤,受不了。北京的地铁已经全程两块了,上海什么时候能够变成全程三块我就满足了。

  我身后面有三个学生,从我进入车厢开始就大声喧哗不止,还不停的用手机大声的放歌,实在是无聊透顶。这么挤的车子嘛,你就把身后的书包放下来,拎在手里不是蛮好的吗,非要像赶火车的民工一样,把鼓鼓囊囊的书包背在后面。算了,算了看在他们是乡下人的情况下面原谅他们一次吧。谁知道他们聊着聊着突然说起了上海话,我吓得赶紧下车了。

  到了公司以后无所事事,听了几段刘宝瑞的单口相声,一直到临近十二点钟的样子,突然接到电话要我们一起到陪都后面的“方坊”食府去吃午饭,董事长夫人请客。到了里面的“海棠”包厢,一帮子人坐定下来开吃了。但是圆台面上上来上去始终只有冷菜,没有热炒,这个吃得饱吗?

  吃着吃着,突然传来了一声很响的倒汽水的声音,用过“有钱没文化,就买诺基亚”手机的人都知道,这是手机里面自带的文名为“Fete.acc”铃声。董事长夫人马上开玩笑说,三公里以外也能知道××的手机响了。问听得此言,只吓得我起了一生的鸡皮疙瘩,马上放下手里的鳝糊,把我的手机里面的短消息提示音给改成了Message 3.mid。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