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王气黯然收

2013-08-23, Friday | [970] × { 0 },Posted in Work

秦淮河  我终于将足迹踏上了六朝古都——金陵府,将近十年以前(那时我还在第一支球队服役),工会组织大家到金陵府去玩,但是我嫌金陵府阴气太重,所以没有去,谁料这一等就是十年。这次我是参加来培训,上个星期接到通知的时候,我一看地址很是诧异,金陵府栖霞区金茂宾馆,很高档的样子,顿时心向往之,终于可以一偿夙愿了。
Continue Reading



不要文武,只剩东西

2013-05-22, Wednesday | [5,577] × { 6 },Posted in Work

吕后  这个星期我到帝都来考察,下榻在珠市口,这是一个繁华的路口,南连天桥、天坛,北接前门和天安门广场,可能类似于魔都的南京路和西藏路路口吧。为什么要选在这里呢,因为这次主要是来调查一桩命案,上周四凌晨,珠市口西大街发现了一具无名尸体,更恐怖的是尸体的头颅和四肢均不见踪影。

  这不禁令人想起了古代的“人彘”事件,据《史记·吕太后本纪》记载,汉高祖刘邦驾崩后不久,吕野鸡专权,为了报复小三戚夫人,她断戚夫人手足,去眼,煇耳,饮瘖药,使居厕中,命曰“人彘”。汉惠帝上厕所时无意间看到,只吓得大病一场,最后沉迷于酒色,不理朝政,仅在位八年就抑郁而终。另外,野史中记载武则天和慈禧也对她们的小姐妹做过这样的事。由此可见,珠市口的这件命案很有可能是女性所为。
Continue Reading



One Night in Beijing

2011-11-26, Saturday | [1,126] × { 0 },Posted in Work

One Night in Beijing  明年十八大就要在帝都召开了,所以这两天我和同事一起飞到帝都去和那边的同事们通一下气,做一些必要的准备工作。事情很仓促,星期一通知的,礼拜四就要走,所以没有机会去买老棉袄了,只好带上了家里衣橱中仅存的一件滑雪衫,外加围巾、手套等等,这样御寒应该不成问题了。
Continue Reading



重返外滩

2008-09-09, Tuesday | [1,331] × { 0 },Posted in Tour


  自从去年八、九月离开HP饭店以后就再也没有到那里去过,今天有幸到南京东路××号的某化工颜料公司去参观学习,正好有机会重返外滩。我在车站等车的时候,发现所有的公交车前面的车窗都挂了两面白色的旗子,五环会不是已经结束了吗,残疾人五环会也不必这么大费周章吧,仔细一看原来是2010年上海SB会的会旗。
Continue Reading



生活经验

2007-06-05, Tuesday | [24,599] × { 0 },Posted in Tour


  今天早上在南京路步行街的河南路终点附近,看见有很多人挤在那里非法集会。走近一看才知道原来是《新闻×报》正在举行万人签名,保护地球环境的活动,每个签名的人还可以领到一个有《新闻×报》LOGO的马夹袋。哦,六月五日是世界环境日,是要好好的保护一下环境了,太湖的水都变绿了,我看黄浦江也快了。
Continue Reading



春光乍泄

2007-03-22, Thursday | [11,406] × { 0 },Posted in Tour

  董事长上次来上海的时候,我们加班加到头晕,他要飞走的最后一天,召集大家开会,一直开到晚上八点多钟。听说这次比较好,中午的飞机,但是会还是要开的。会前我们被郑重告诫,把手机关掉或者调为振动档。开着开着,又出现了不和谐的一幕,不知谁的手机传来了“Hello Moto”的响声,这次谁要被扣钱了?只见董事长拿出手机离开了会议室……

  今天下午出去买内存,外面天气很好,春光明媚,气温在20度上下。但是我穿的衣服还是毛领子,里面还有毛的夹里。南京路上的游客有几个已经是短裤短裙了,相比之下我好像是从南极洲过来的人,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但是,不管怎么说,“春捂秋冻”这句话一直铭记在我的心中。
Continue Reading



恐怖蜡像馆

2006-05-03, Wednesday | [20,965] × { 0 },Posted in Tour


  世界闻名的杜莎夫人蜡像馆在上海开了一家连锁店,五一期间正式对外营业了,地点就在南京路新世界的十楼。为了招揽顾客,特地在底楼放上了姚明的蜡像,很多不买票的人也在那里拍照片。票价定得非常的形象,成人票每人125元,两个人去的话正好和票价吻合。
Continue Reading



入乡随俗

2005-07-08, Friday | [8,688] × { 0 },Posted in Tour

  今天到人民广场附近的一家公司去参观学习,到底是住在城乡接合部,很久没有到市中心来了,就连南京路什么时候变成了步行街我也不知道,真是太巴了。这样下去不行,真的要变成乡下人了,我一定要与时俱进。

  到了××大厦,乘电梯上楼,前台小姐还没有等我说话,就问我,“你是不是来挨踢的?”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我和你远日无怨,近日无仇,怎么我初来乍到就要被人踢吗?可能是他们这里的规矩吧,算了,强龙不压地头蛇,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啊,那就入乡随俗吧,我只好强颜欢笑道:“对,我是来挨踢的。”
Continue Reading



七步诗

2005-06-23, Thursday | [4,426] × { 0 },Posted in Tour

  今天要去成都北路上的一家公司参观,自从我乘上公交车以后,我旁边的一个MM就一直在打电话,一直到我下车,她还没有打好。说到兴头处,她居然把脚从鞋子里面伸出来,翘成二郎腿状,引得坐在前面的一个老太婆频频再回首,云遮断归途。

  这时在车门口的一个老太婆问售票员×××那一站下,那个售票员居然不知道,车厢里的乘客踊跃回答,到延安路下车就可以了。坐在售票员后面的人还主动把位置让给她,老太婆连忙道谢,坐下以后,老太婆又大谈医疗事故和医疗保险的话题,众人纷纷向她投去惊诧的目光。TMD,这个社会很久没有这么和谐了。

  下车以后,又步行了十几分钟到达目的地——××广场,说是广场,其实没有一点广场的样子,只不过是一幢大厦而已。进去以后碰到一个大堂保安,我说明来意,他一面露出鄙夷的神情,一面叫我在一本很脏的本子上登记。这幢建筑的楼层设计比较奇怪,底层标示为G,第二层标示为1,依此类推……,那么我要去的顶层实际上就是第23层了。
Continue Reading



潮打空城寂寞回

2004-04-25, Sunday | [42,337] × { 0 },Posted in Tour

  六代繁华,春去也,更无消息。
  空怅望,山川地形,已非畴昔。

  南京,又称金陵,有“六朝古都”的美名(好像不止六朝哦,三国时候的东吴、东晋、宋、齐、梁、陈、明朝,太平天国应该不算朝代吧,中华民国更不能算了)。这个礼拜的双休日,单位组织到南京去春游,有八十多人报名参加。南京的旅游景点蛮多的:莫愁湖畔、紫 金山巅、夫子庙内、乌衣巷口,还有秦淮河的灯影、清凉寺的钟声……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