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时廿四分

2016-03-13, Sunday | [1,890] × { 1 },Posted in Life

外滩  从CPU大学归来之后,我今天来到了原法租界善钟路上的一家咖啡店。这家咖啡店是一家连锁企业,前不久才进入中国市场,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面,就在法租界内开了好几家的分店。我曾经在去年的二月初应邀参加了辣斐德路分店的开张仪式(详见《Salon de Chocolat》一文),有幸和咖啡店的老板和投资人聊了几句,受益匪浅。
Continue Reading



苟延残喘

2011-06-18, Saturday | [1,902] × { 0 },Posted in Tech

蓝屏  上海进入了梅天,我最近也比较霉。星期三早上刚刚把一则维基解密上关于某国家领导人的消息共享给同事,在进行了一番Windows Update和重启之后,我的笔记本居然出现了屏,代码是nvddlmkm.sys(应该是和NV显卡有关吧),吓得我连忙进入Safe Mode,把刚才更新的文件全部删除,但是再一次重启的时候彻底没有显示了。

  我仔细考虑了一下,自从四年前笔记本买回来到现在还从来没有进行过除尘工作,会不会是灰太多影响了显卡和CPU的散热,从而导致的屏呢。于是我从老板那里借了一盒工具,想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把笔记本拆下来清一下灰。我根据网上的拆机图,一步一步的拆螺丝,到了最后第二步拆不下去了,只好用嘴往里吹,也给我吹出来不少的灰。再装上去的时候出现了问题,多出来三个螺丝一刚。我摇了摇笔记本,没有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那还好,暂时先把这三颗螺丝保存在我的钱包里面吧。
Continue Reading



举手之劳

2007-05-26, Saturday | [27,164] × { 0 },Posted in Tech

  在五一假期里面刚刚帮人解决了WOW不流畅的问题,谁知道还没过几天又出现了新问题,又邀请我去技术支持。这次我没有空,只好推荐了别人去了。本来我以为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无外乎从光盘启动,格式化,重装XP,安装Office和杀毒软件,搞定。但是剧情往往不按剧本上写的那样发展,从十二点钟开始,我的移动电话频繁受到骚扰。

  第一步就没有成功,我被告知按“Del”进不了CMOS,怎么可能呢,难道是品牌机或者是华×的主板?在我的指导下,电话那头按F2进入了CMOS(我本来想说从F1到F12全部试一边),成功的修改了启动设备的优先权,这下终于读光盘了。但是问题又出现了,蓝色安装界面过后彻底蓝屏了,还出现了很多的英文字母和数字。
Continue Reading



空档接龙

2007-04-13, Friday | [8,269] × { 0 },Posted in Tech

  今天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位长着络腮胡子的老总,公司的几位领导都对他毕恭毕敬的(后来我问了我们的行政主管才知道,他是我们的法律顾问一刚,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还把我叫去要我解决他的电脑问题。我跟着这位老总来到了北楼的一件办公室,里面有一台很破的品牌机,装的还是Windows 98系统。

桌面上除了“我的电脑”、“我的文档”、“网络邻居”和“空档接龙”等一些系统必须的图标以外,都是一些限制级游戏的图标,具体名字我也不说了。这位老总的要求其实很简单,他要把“空档接龙”和两个限制级游戏复制到U盘里面,到家里面去玩,“空档接龙”还要复制?Windows里面都自带了。
Continue Reading



水帘洞

2007-03-13, Tuesday | [18,917] × { 0 },Posted in Life

  公司有几台显示器要报废了,我逐个测试了一下,其中有一台A×××的和一台美×的居然还能点得亮,显示1024×768@85Hz也没有问题。我家里一台A×××也在服役,用了有8年了吧,质量真过硬。反观我现在正在用的HP品牌机带的显示器,才用了两三个月,边角就出现变色的情况了,我考虑把那台美×的搬过来用一下,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嘛。

  早上十点多钟的样子,我正在打电话,突然从天花板上传来了滴水的声音,我抬头搜索了一下,上面没有漏水。但是大概过了五分钟,水顺着天花板的通风管道滴了下来,落点就在我的座位旁边。我吓了一跳。连忙用垃圾桶等在下面,水滴在黑色垃圾袋上的声音甚是好听,不一会儿就盛了半桶。
Continue Reading



新的开始

2006-08-11, Friday | [35,560] × { 0 },Posted in Work

  周一到周三都没有正式上班,因为没有配电脑。昨天早上我看了几本《世界服装之苑》之类的书打发时间,大家可能奇怪了,我什么时候对时尚感兴趣了?因为那里只有这种书可以看。十点多钟的样子,HP的品牌机终于送来了,用的是闪龙64的3200+,内存只有256M,还被集成的显卡占去了128M(BIOS里面找不到调节显存的地方),预装了很多垃圾软件。

  本来说好要加一根512M内存的,但是送货的人却带来了DDRII的,根本插不上去,只好128M先用着了,今天终于带来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毫无技术含量的安装Windows 2000和一些软件以及系统更新了,一直弄到六点钟下班才将将完毕。这个还算速度快的,用的无线网卡下载速度高达一百多K,而且非常稳定,不知道BT时会怎么样,以后有机会试试。
Continue Reading



血流成河

2005-06-21, Tuesday | [5,064] × { 0 },Posted in Tech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要我的头低于某个角度,鼻血就会自动流出来。我弯腰去见地上的东西会流出来,我洗头也流会出来,就连我剪脚趾甲也会流出来。害得我现在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把头抬得高高的,做扬眉吐气状,累不累啊。

  一开始流的是黄颜色的液体,我还以为是感冒痊愈前的清鼻涕来,过了几天,流出来的液体越来越红,后来终于知道了,原来是血。我问了两个专业人士,她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自己猜测,可能是夏天火气太大,无处发泄,看样子需要找个人帮我降降火气。
Continue Reading



风尘仆仆

2005-06-02, Thursday | [6,884] × { 0 },Posted in Tech

  今天下午到同事家里修电脑,2000年我们曾经一起在西部工作过一年,如今老战友有的转会了,有的休假了,有的高升了,还有的毅然留在了西部,至今仍然坚持在第一线工作的也就那么两三个人,可以算是“硕果仅存”了。

  她家和我住在同一条马路上,都在城乡接合部。这条马路的路况实在是差,到处都是灰,时不时的还有重型集装箱卡车在身旁呼啸而过,卷起千堆雪。进门之后,家里面和外面一样脏、乱、差,衣服、玩具、图书扔的满地都是,我径直走向电脑桌,开工!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