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时廿四分

2016-03-13, Sunday | [1,883] × { 1 },Posted in Life

外滩  从CPU大学归来之后,我今天来到了原法租界善钟路上的一家咖啡店。这家咖啡店是一家连锁企业,前不久才进入中国市场,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面,就在法租界内开了好几家的分店。我曾经在去年的二月初应邀参加了辣斐德路分店的开张仪式(详见《Salon de Chocolat》一文),有幸和咖啡店的老板和投资人聊了几句,受益匪浅。

联想

  今天来到善钟路分店的目的是搬迁办公室,在搬迁过程中,我看到了一台老古董电脑,是在本世纪初2001年左右购买的Legend品牌机,区足协搞优惠活动的产物。十五年前,我效力的第一家球会补贴2000元,区一级的足协也补贴2000元,球员自己再拿出2000元(当时的2000元算是一个月的工资了),购买指定品牌的电脑。当时我觉得第一,这些电脑的配置太差;第二,买了以后还要再追加签订5年的卖身契,所以就没有买,把名额让给了其他人。现在看看,这个决定还是比较英明的。

  连接好了所有的电脑、打印机和网络连接线缆之后,我又看了看POS机的系统,居然就是我们常用的Windows XP系统,有键盘但是没有鼠标,全靠一只普通的圆珠笔来代替触控笔。平时我们买东西的时候,一般都站在POS机对面,看不见营业员的操作。现在真相大白,我一直以为POS机是靠类似于iPad这种触摸屏幕来操控,原来也不过如此。

李香园

  全部结束以后一看时间,已经是深夜十点半了,晚膳还没有用,我们一行三人步行来到不远处的影帝酒吧吃宵夜。这是我第二次进酒吧,第一次是上个世纪的1999年5月26日凌晨在酒吧里面看欧冠决赛。我点了一些洋人吃的大饼、炸鸡块和黑啤,服务员把大饼切成8块,我只吃了其中的5块,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把大饼切成6块。

中环

  最后酒足饭饱,乘坐夜宵线回家,和站牌上预告的一样,时间一到00:24,夜宵线就如约而至,十分准时。我上车以后发现凌晨的魔都交通依然十分拥挤,车上以后居然没有空位,而且很多人都带着电动/机械的滑板车作为下车后的代步工具,我没有这么先进的设备,只能到新客站以后再额外支出30%的夜间费叫差头回家。

相关文章

One thought on “零时廿四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