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顾金桥归路

2018-04-08, Sunday | [118] × { 0 },Posted in Life

西贝莜面村  平时如果不进行南征北战,我在魔都的活动范围都在浦西,一般不去浦东玩耍,因为李清照说过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浦东。就整个浦东区域而言,可能张江那一片相对比较熟悉一点,其他的真的是一无所知。今天我要去的地方是金桥,遥想2013年的7月份,我曾经在这里斥巨资购买了一台32G的iPod Touch 4二手货,用了一段时间以后发现这个东西功能太单一了,完全可以用手机代替,于是就把它束之高阁。直到2016年末,我买了一个可以插旧式iOS设备的床头音箱才把iPod Touch重新启用,让它发挥余热。
Continue Reading



入川避暑

2016-07-29, Friday | [1,048] × { 5 },Posted in Life

王朝的女人  时隔三年,我再次踏上了成都的地界,这次前来,一方面是为了避暑,这两天长江中下游的广大地区虽然摆脱了暴雨的侵袭,但是又陷入到了高温酷暑之中,以魔都为例,往常星期一到星期五的天气预报,最高只敢报到35度,双休日才报36–37度,现在工作日已经明目张胆的报38-39度了。另一方面就是效法唐朝的唐明皇和杨贵妃,为了避难而进入蜀中,从而顺利的当上太上皇。
Continue Reading



Salon de Chocolat

2015-02-08, Sunday | [1,471] × { 0 },Posted in Life

Salon de Chocolat  明天我们球会就要召开年会了,年会上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抽奖了。我运气一向不佳,自从三年多前转会至今,从来没有抽中过任何奖品,每次都是在门口排队入场的时候领取一个阳光普照奖就草草了事。就连前两天申请的交通银行和东方航空公司的联名信用卡也欺负我,我明明申请的是一张金卡,结果发给我一张普通卡,拉低了我的皮夹子档次。
Continue Reading



Get Everyone Move

2015-01-03, Saturday | [756] × { 0 },Posted in Sports

Bicycle  以前在太学求学期间以及第一家球会效力的时候,我经常以自行车作为代步工具,穿梭于城乡结合部、太学或者球会之间,平时有事没事的邀请三五好友在绿茵场上锻炼锻炼,所以身体里的脂肪百分比保持得非常好。但是随着时光的流逝,我的代步工具升级了,也就基本告别了自行车。

  自从2011年转会至现在的球会至今,掐指一算已经有三年多时间了。这段时间里面多次代天牧狩,每次南征北战和东征西讨都以飞机、火车和差头为代步工具,经常是先坐几个小时的飞机或者火车,下了飞机、火车以后就直接上小轿车,自己步行的机会少之又少。在魔都上下班的日子里,也是以地铁为主,吃完中饭就坐在办公室里面,一坐就是四、五个小时。
Continue Reading



金山料理

2012-02-11, Saturday | [3,341] × { 6 },Posted in Life

冷面  去年十一月中旬,我到便宜路去买东西,回来的时候没有叫到差头,只好走了六小时,终于从便宜路回到了位于城乡结合部的家中,堪称“奋六时之余烈”(可以和秦始皇的奋六世之余烈相媲美)。此后,每每我把这一壮举告诉别人的时候,居然没有一个人相信,做人做到这种地步,我也蛮失败的。
Continue Reading



懷石料理

2012-01-21, Saturday | [1,710] × { 0 },Posted in Life

懷石料理  马上就要过年了,我赶在正月到来之前去理了一下发。谁知道理发店老板居然哄抬物价,价格比平时提高了一倍,嫌贵的话你可以等到农历二月初二“龙抬头”再来啊,无奈之下我只好付了20块钱。为什么不能在正月里面剃头呢,因为这是从两千多年前的秦始皇时代就流传下来的习俗,正月里面不能剃头,否则的话会给母亲那一系的人带来灾害。

  马上就要过年了,有的公司19号就放假了,我的单位20号就放假了,不过还有很多的公司一直坚守到21号(小年夜),这些公司的老板很不上路,很符合普通老板、文艺老板和××老板的排比句式的修辞手法。当然了,这些××老板也没有完全的丧失人性,纷纷将下班的时间提前了两三个小时。为了配合这一英明的决定,我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从城乡结合部赶到河南园,这其中也有高架畅通的功劳。
Continue Reading



弃用光纤

2011-11-27, Sunday | [2,307] × { 1 },Posted in Life

G300N V2  昨天下飞机之后,到家已经是十二点多钟了,中饭也没吃就睡了一觉直到晚上,算是倒倒时差吧。今天宽带公司的人来新装宽带,8M,两年的费用是1680元。我家里面本来装的是电信的ADSL,2M套餐,一年就要1680块钱(外加300元的座机费,一共将近2000元)。这样算下来,速度变成原来的4倍,价格变成原来的一半,如此一来,应该算是宽带升级了八倍,基本和国际接轨了。

  家里面原来的宽带这个月底到期,电信公司的人基本每天都要打电话过来骚扰,游说我们装新出来的光纤,速度升到10M,价格不变,还送一部手机(当然了,每个月要消费N元),还不惜用时不时就断网的伎俩来胁迫我们就范,搞得我们不胜其烦。这个光纤虽然速度上去了,但是有如下的几个缺点:
Continue Reading



我的故事(1)

2011-09-15, Thursday | [3,374] × { 7 },Posted in Life

我的故事  几天前的《十年》一文,打开了我尘封已久的思忆枷锁。这几天我又听到了一个重磅消息,使我大受打击,夜不能寐。因此我决定从今天起写几篇回忆录式小说,把我这三十几年的经历慢慢的细说从头,也算是一种总结吧。小说的名字暂时叫《我的故事》,特此声明,本小说中的时间、人物、地点和事件均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我出生于后毛润之、前邓希贤时代,据说出生那天正下着百年一遇的鹅毛大雪,比07/08年的那场雪还要厉害(这个我无从考证)。当时的家庭成分:爷爷奶奶都是文盲,父亲是工厂的工人,母亲是另一家工厂的老师,还有一个姐姐,比我大三岁。按照当时的家谱取名,我的名字中间要多一个“”字,不知后来为何不了了之了,更有甚者,他们曾想用某著名影星的名字来给我命名,那后果不堪设想。
Continue Reading



摇啊摇 摇到大木桥

2011-03-17, Thursday | [1,955] × { 1 },Posted in Tour

法院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上海有很多地名都是三个头的名字,例如:十六铺、八仙桥、大世界、三角地、大柏树、五角场、徐家汇、杨树浦、陆家嘴、南码头、曹家渡、提篮桥、潭子湾、万体馆、大(小)木桥、打浦桥、垃圾桥、漕河泾、北新泾、城隍庙、老西门、新开河等等。
Continue Reading



中国馆半日游

2011-03-11, Friday | [4,784] × { 11 },Posted in Life

中国馆  早春二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今天阳光明媚、春意盎然,是一个出游踏青的好日子。恰逢昨天小区里面通知今天停电,从早上七点一直停到到晚上六点,于是我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今天带着两位老人一起到中国馆去参观游览一番,以消磨这几小时没有电视看、没有电脑玩的无聊时光。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