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川避暑

2016-07-29, Friday | [767] × { 5 },Posted in Life

王朝的女人  时隔三年,我再次踏上了成都的地界,这次前来,一方面是为了避暑,这两天长江中下游的广大地区虽然摆脱了暴雨的侵袭,但是又陷入到了高温酷暑之中,以魔都为例,往常星期一到星期五的天气预报,最高只敢报到35度,双休日才报36–37度,现在工作日已经明目张胆的报38-39度了。另一方面就是效法唐朝的唐明皇和杨贵妃,为了避难而进入蜀中,从而顺利的当上太上皇。
Continue Reading



Salon de Chocolat

2015-02-08, Sunday | [748] × { 0 },Posted in Life

Salon de Chocolat  明天我们球会就要召开年会了,年会上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抽奖了。我运气一向不佳,自从三年多前转会至今,从来没有抽中过任何奖品,每次都是在门口排队入场的时候领取一个阳光普照奖就草草了事。就连前两天申请的交通银行和东方航空公司的联名信用卡也欺负我,我明明申请的是一张金卡,结果发给我一张普通卡,拉低了我的皮夹子档次。
Continue Reading



Get Everyone Move

2015-01-03, Saturday | [633] × { 0 },Posted in Sports

Bicycle  以前在太学求学期间以及第一家球会效力的时候,我经常以自行车作为代步工具,穿梭于城乡结合部、太学或者球会之间,平时有事没事的邀请三五好友在绿茵场上锻炼锻炼,所以身体里的脂肪百分比保持得非常好。但是随着时光的流逝,我的代步工具升级了,也就基本告别了自行车。

  自从2011年转会至现在的球会至今,掐指一算已经有三年多时间了。这段时间里面多次代天牧狩,每次南征北战和东征西讨都以飞机、火车和差头为代步工具,经常是先坐几个小时的飞机或者火车,下了飞机、火车以后就直接上小轿车,自己步行的机会少之又少。在魔都上下班的日子里,也是以地铁为主,吃完中饭就坐在办公室里面,一坐就是四、五个小时。
Continue Reading



金山料理

2012-02-11, Saturday | [2,378] × { 6 },Posted in Life

冷面  去年十一月中旬,我到便宜路去买东西,回来的时候没有叫到差头,只好走了六小时,终于从便宜路回到了位于城乡结合部的家中,堪称“奋六时之余烈”(可以和秦始皇的奋六世之余烈相媲美)。此后,每每我把这一壮举告诉别人的时候,居然没有一个人相信,做人做到这种地步,我也蛮失败的。
Continue Reading



懷石料理

2012-01-21, Saturday | [974] × { 0 },Posted in Life

懷石料理  马上就要过年了,我赶在正月到来之前去理了一下发。谁知道理发店老板居然哄抬物价,价格比平时提高了一倍,嫌贵的话你可以等到农历二月初二“龙抬头”再来啊,无奈之下我只好付了20块钱。为什么不能在正月里面剃头呢,因为这是从两千多年前的秦始皇时代就流传下来的习俗,正月里面不能剃头,否则的话会给母亲那一系的人带来灾害。

  马上就要过年了,有的公司19号就放假了,我的单位20号就放假了,不过还有很多的公司一直坚守到21号(小年夜),这些公司的老板很不上路,很符合普通老板、文艺老板和××老板的排比句式的修辞手法。当然了,这些××老板也没有完全的丧失人性,纷纷将下班的时间提前了两三个小时。为了配合这一英明的决定,我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从城乡结合部赶到河南园,这其中也有高架畅通的功劳。
Continue Reading



弃用光纤

2011-11-27, Sunday | [1,608] × { 1 },Posted in Life

G300N V2  昨天下飞机之后,到家已经是十二点多钟了,中饭也没吃就睡了一觉直到晚上,算是倒倒时差吧。今天宽带公司的人来新装宽带,8M,两年的费用是1680元。我家里面本来装的是电信的ADSL,2M套餐,一年就要1680块钱(外加300元的座机费,一共将近2000元)。这样算下来,速度变成原来的4倍,价格变成原来的一半,如此一来,应该算是宽带升级了八倍,基本和国际接轨了。

  家里面原来的宽带这个月底到期,电信公司的人基本每天都要打电话过来骚扰,游说我们装新出来的光纤,速度升到10M,价格不变,还送一部手机(当然了,每个月要消费N元),还不惜用时不时就断网的伎俩来胁迫我们就范,搞得我们不胜其烦。这个光纤虽然速度上去了,但是有如下的几个缺点:
Continue Reading



我的故事(1)

2011-09-15, Thursday | [2,753] × { 7 },Posted in Life

我的故事  几天前的《十年》一文,打开了我尘封已久的思忆枷锁。这几天我又听到了一个重磅消息,使我大受打击,夜不能寐。因此我决定从今天起写几篇回忆录式小说,把我这三十几年的经历慢慢的细说从头,也算是一种总结吧。小说的名字暂时叫《我的故事》,特此声明,本小说中的时间、人物、地点和事件均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我出生于后毛润之、前邓希贤时代,据说出生那天正下着百年一遇的鹅毛大雪,比07/08年的那场雪还要厉害(这个我无从考证)。当时的家庭成分:爷爷奶奶都是文盲,父亲是工厂的工人,母亲是另一家工厂的老师,还有一个姐姐,比我大三岁。按照当时的家谱取名,我的名字中间要多一个“”字,不知后来为何不了了之了,更有甚者,他们曾想用某著名影星的名字来给我命名,那后果不堪设想。
Continue Reading



摇啊摇 摇到大木桥

2011-03-17, Thursday | [1,770] × { 1 },Posted in Tour

法院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上海有很多地名都是三个头的名字,例如:十六铺、八仙桥、大世界、三角地、大柏树、五角场、徐家汇、杨树浦、陆家嘴、南码头、曹家渡、提篮桥、潭子湾、万体馆、大(小)木桥、打浦桥、垃圾桥、漕河泾、北新泾、城隍庙、老西门、新开河等等。
Continue Reading



中国馆半日游

2011-03-11, Friday | [3,833] × { 11 },Posted in Life

中国馆  早春二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今天阳光明媚、春意盎然,是一个出游踏青的好日子。恰逢昨天小区里面通知今天停电,从早上七点一直停到到晚上六点,于是我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今天带着两位老人一起到中国馆去参观游览一番,以消磨这几小时没有电视看、没有电脑玩的无聊时光。
Continue Reading



情流夜中环

2011-03-01, Tuesday | [1,916] × { 2 },Posted in Tour

OSX  上周六采购好了顶级商务笔记本之后,我想把淘汰下来旧的电脑重装系统,以便给新来的人使用,但是却找不到出场自带的一键恢复功能。我只能找了一张盗版的Vista光盘,装了和底部序列号符合的Home Basic版,接着网上搜了一个Ultimate版的序列号,妄图用Anytime Upgrade来升级,结果都报错了。无奈之下,我只能退而求其次,换了一个Business版的号码,这次倒是成功了。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从今天起,上海的公交、轨道交通、轮渡统一将儿童免票身高线标准由1.2米调整至1.3米,这样一来,我也可以享受这一优惠政策了。于是,今天早上我就光明正大的乘坐公交车由城乡结合部所在的外环地区一路南下,途经中环,最后到达了内环里面的某特别行政区广场进行参观学习活动。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