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3A)

2011-10-28, Friday | [1,045] × { 0 },Posted in Life

我的故事  一转眼,一个月过去了,今天应该写第三集了,主要说说读太学四个赛季的那些事。

  本来我转会到位于甲天下路上的上海正常太学,但是由于那几年太学之间优胜劣汰情况严重,一些太学关的关,并的并,结果由于本部里面人满为患,无奈之下只好把我们这批选手的第一个赛季安排到奉贤乡下去,美其名曰:通识教育(就是进去以后第一个赛季不教专业课,先把古今中外,文理各科的知识先给你灌输一遍)。

  当时上海地铁只造了一号线的锦江乐园到新客站那一段,所以从我家的城乡结合部到奉贤乡下去相当于纵贯整个上海市,先换两部公交车到摇到大木桥,接着乘长途车经西渡摆渡后到奉贤南桥(奉浦大桥还没有造好),再从南桥乘南靶线到奉贤校区。该校区还没有被合并前,叫上海××技术××学院,所以我们亲切的称之为“上妓院”。
Continue Reading



摇啊摇 摇到大木桥

2011-03-17, Thursday | [1,770] × { 1 },Posted in Tour

法院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上海有很多地名都是三个头的名字,例如:十六铺、八仙桥、大世界、三角地、大柏树、五角场、徐家汇、杨树浦、陆家嘴、南码头、曹家渡、提篮桥、潭子湾、万体馆、大(小)木桥、打浦桥、垃圾桥、漕河泾、北新泾、城隍庙、老西门、新开河等等。
Continue Reading



长征

2010-12-03, Friday | [2,545] × { 4 },Posted in Tour

银杏树叶  最近有消息称,中央组织部准备花费十二亿元的巨资,培训四万名中青年司局级干部,让他们重学党史、增加党性,重走军长征路。我本着一颗心永向Party的学习精神,今天上午从我家所在的城乡结合部出发,到城市另一端的城乡结合部去参观学习,展开了一段单程耗时两个多小时、42.195公里(跑马拉松了)的长路远征。
Continue Reading



交大培训

2009-10-23, Friday | [1,158] × { 0 },Posted in Tour

  今天请假到交大徐汇校区去参加培训。众所周知,我毕业于SHNU,这个大学和国家重点的121院校差一个档次,但是比起一些野鸡大学来却要好一个档次,属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以前到奉贤去的时候经常在长途车上看见交大闵行校区的校园,徐汇校区倒是不常见。只依稀记得四年前的夏天,我刚刚当上主任,正在意气奋发之际被通知要来交大徐汇校区参加一个宣誓仪式,想当年和我一起参加宣誓大会的同事现在只有一个人还坚守在原单位里面,往事不堪回首啊。
Continue Reading



食物中毒

2007-08-08, Wednesday | [10,511] × { 1 },Posted in Tour

  自从昨天吃了饭回来以后肚子就一直不舒服,感觉里面涨涨的,另外一个同事也有相同的感觉,不过她是空空的,吃了好像没有吃一样,我怀疑她的胃是不是穿孔了,要不就是那家的食物质量不行,导致我们食物中毒了。回到家以后我又浑身发冷,喷嚏乱打,看样子是感冒了,在大夏天里面热伤风在难过了。

  今天我趁着好日子(八月八日,阴历也是双日子)抱病到奉贤去领取2007年度公司的个人所得税的手续费。乘地铁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怪事,明明报的站是外环路,但是车子已经到了终点站莘庄了,很多乘客不明就里不肯下车,但到地铁的工作人员上车叫了大家才纷纷下车,难道是报站器出了问题?
Continue Reading



为民除害

2007-07-27, Friday | [21,316] × { 0 },Posted in Tour

  今天一到办公室,居然一个人也没有,看来大家都热得受不了了。我一直想找一个理由外出,但是一直找不到,今天总算被我逮住了——送一份文件到奉贤去。在外出之前我领到了前不久报销的NNN元,但是出纳给我的都是100块一张的,我找不开,只好到附近的一家GS银行去兑。但是里面的工作人员说兑换零钱要先预约,还问了我身份证号码和工作单位,实在是太空了。

  前不久上海地铁为民除害,用屏蔽门夹死了一名身上携带0.29克毒品的乘客,以至于我今天乘地铁心里有点哈丝丝的,因为我随身带的鸟窝冰爽茶里面含有柠檬酸钾的成分,要是出事情的话会不会说我携带有农药,属于易燃易爆物品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还是把它喝光了再上地铁吧,就像乘飞机时不能带饮料一样的道理。
Continue Reading



月亮

2007-06-29, Friday | [16,938] × { 1 },Posted in Tour


  这两天不用去民风淳朴的奉贤了,估计以后再也不用乘坐车容车貌十分恶心的莘N线了。倒是经常要到和谐的莘庄那里去办事,闵行区的政府机关大多集中在莘庄附近的沪闵路上,像什么人民政府啊、工商局啊、财政局啊、税务局啊,最和谐的要算人民法院了,造的来像美国的白宫一样,不知道布什有何感想。
Continue Reading



书法大师

2007-06-22, Friday | [30,740] × { 0 },Posted in Tour

  老总的IBM笔记本坏了,不能无线上网了,要是换成别人,我就叫他自己去一贱还原了,但是这个是老总唉,只好我来搞定了。我想打电话咨询一下,但是到底是打给IBM的蓝色快车呢,还是打给烂想的阳光服务呢?两个都打吧,结果两个电话如出一辙,都叫你在电话机上按这个键按那个键,把人搞得晕头转向。最后在查看机器底部编号的时候,在一个很隐秘的地方看见了一个小开关,我顺手把它推到ON的位置上,结果无线上网的灯亮了?!

  这两天频繁出没于莘庄、奉贤这类城乡结合部,去的地方不是工商局就是外经委,里面有几个办事人员已经认识我了,看到我以后就招呼我说,你又来了,你快点过来吧,号码不要去领了。那些排队的人也有些看不懂,还当我是办事人员的亲戚来,有火也发不出,只好哑巴吃黄莲了。
Continue Reading



是非之地

2007-05-24, Thursday | [22,694] × { 0 },Posted in Tour

  上海终于进入了气象意义上的夏天,天气愈加闷热了,再加上HP饭店的整修导致公司里面的空调系统瘫痪(不知道是不是店方赶我们走的一个小伎俩),我们平时只好开窗透透空气。但是办公室的朝向不佳,只有朝北的窗户,没有朝南的窗户,形不成穿堂风,所以办公室就像一个大蒸笼,就算摆了几台新买的电扇也不行。

  这么热的天与其在办公室里面待着,还不如到外面去走动走动。远离办公室的另外一个原因是NJ项目招投标的失败,董事长本来对NJ项目是势在必得,在招标会上第一个加码,但是谁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项目最终被一匹黑马夺得。这大大打击了董事长的信心,说不定他回到上海以后看谁都不顺眼,是非之地还是不宜久留啊。
Continue Reading



不辱使命

2007-04-30, Monday | [30,608] × { 1 },Posted in Tour

  昨天上午去了一次黄浦区税务局,但是财务没有把软盘给我,只好无功而返。下午到奉贤去,谁知道碰到大桥堵车,也没有去成。今天只好再去一次了,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如果再发生什么意外,资料送不到的话,那可是要罚款的,听说是一天一万块钱。

  早上走的时候,顺大便拿走了公司的公章。坐在十分恶心的莘南线的上面,祈望不要发生什么意外。结果还好,十一点钟不到就到了位于奉浦大道×××号的奉贤区税务大楼。这座大楼前面挂的牌子足足有二十几块,其中奉贤区第×税务所的就占了很大的比重。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