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礼物

2011-12-31, Saturday | [1,042] × { 0 },Posted in Life

咖啡杯  今天是2011年的最后一天,趁着公司放假、其他单位依然上班的好时机,我给原单位的一位原同事送了一份礼物。这份礼物本来十月份就要送的,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一直拖到今天。虽然有点晚,但是好歹算是同一年,没有拖到2012年去。

  为了确定送礼的时间,我30号下午打了十几个电话,原同事居然一个也不接。那我只好打给徐小组长,想让她代为转送,来一个借花献佛,结果打了五六个电话,也没人接。做人做到这种地步,也蛮失败的。最后没办法,发了一个短消息给原同事,说有事找,千呼万唤中,回电终于来了。
Continue Reading



濑尿虾

2009-05-23, Saturday | [1,514] × { 0 },Posted in Tech

  徐小组长为了预祝八月份的乔迁新居之喜,特意斥巨资在东方CJ上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买回来以后,面临着两大难题,一是不能上网,还有一个是不能播放DVD。今天她邀请我去技术支持了,一开始我还以为要把Vista换成XP来,心想这个工程量实在太大了,半天肯定是搞不好的。

  我到了目的地以后,先把机器里的UAC关掉,再装了一个完美解码,解决了DVD的播放问题。接下来我搜了一下无线信号,居然被我搜到了将近十个,可惜这些信号都被加密了。我只能施展密码破解大法了,选了一个信号最好的,先用123456试了一下,没成功,第二次用路由器的名字试了一下,居然上去了一刚……,这个密码也太弱了吧。
Continue Reading



我的二〇〇七

2008-01-03, Thursday | [10,908] × { 0 },Posted in Life


  走过了2006年我生命中最失意的时光,世界杯结束以后的那段日子里,我一没钱、二没工作,女朋友也吹了,最后总算通过冬季转会找到了现在的这份工作。现在这份工作还算轻松,闲暇时经常看看下载的电影。用某人的话来说就是:看黄色小电影。黄色电影吗就黄色电影来,为什么还要加上一个“小”字呢。其实我看电影是其次,主要是想通过电影上面和下面的字幕来学习英语。燕雀焉知鸿鹄之志!
Continue Reading



中国病人

2007-12-20, Thursday | [8,571] × { 0 },Posted in Tour

  徐小组长前不久生病了,要开刀,上个礼拜住进了位于宜山路600号的上海市第六医院(以下简称为六院),我一直无暇去看望她。今天中午正好要乘一辆0.9吨的大众搬场车(当然是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到田林地区的宋园路、吴中路附近去办事,结束以后正好过去看一看,这个礼拜五就要出院了,再不看的话就失去了一次机会了。

  去看望病人总不能空手去吧,要带一点水果、花朵之类的来表表心意。买什么呢,苹果有病故之嫌,生梨有生离S别之忧,桔子吃多了容易上火,所以最后我选了一盒猕猴桃。猕猴桃素有水果中的维C之王的美称,出口到新西兰以后换了一个马甲再进口到中国,就变成了奇异果,这样一出一进,价格马上上去了,也算是海归了。
Continue Reading



更换电容

2006-11-20, Monday | [17,782] × { 0 },Posted in Tech

  昨天帮(前)徐小组长的表妹装了一下常用软件,装Office 2003蛮顺利的,一下子就搞定了,装Photoshop的时候遇到了小问题。由于只有256M内存,所以只好放弃最新的CS 2版,改装7.01版,用算号器算了N+1个号,可能昨天我的RP值较低,不是提示序列号非法,就是显示“教育版,仅供院校使用”,最后只好算了,将就用教育版吧。
Continue Reading



仙人指路

2006-11-12, Sunday | [19,426] × { 0 },Posted in Tour

  今天下午和人约好在真光新村附近见面,在上网询问了具体的交通路线以后又看了看一下地图,一点钟从家里出发了。先乘地铁到新客站下来转三号线,这里和人民广场一样,也要走很多路,但是这里的指路标志很不清楚,有很多都是人工写上去的,而且字体颜色都是难以从远处辨认的灰色。两旁边的广告也很庸俗,都是一些吃、穿用品,明显没有人民广场那里高档。

  而且我还发现地铁公司的那些职员都很开放,有一个女职工居然站在大庭广众用喇叭高喊“从后面插进去,从后面插进去”,原来她说的是现在乘地铁买好票以后,进站要拿票子在闸机上面照一下,出站要把票子塞到闸机的后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儿童不宜的内容呢。还好我是用一卡通,和一帮乡下人不一样(其实我也是乡下人)。
Continue Reading



风筝与鸭

2006-10-05, Thursday | [10,466] × { 0 },Posted in Tour

  从HK公园回来以后,我就感冒了。家里面的克感敏都吃光了,翻箱倒柜找了几包“柴胡”冲剂,喝了以后睡了一觉发了一身汗,感觉今天好多了,但是还没有完全好透。今天下午来到离家不远的3Q公园玩耍,同去的还有徐小组长和她的女儿,小姑娘一个人玩很没有劲的,我就打电话叫了我的小外甥出来,两个小朋友一起玩耍。

  小外甥乘差头从家乐福赶过来,他们一家们早上到那里去买童车去了。结果他们斥巨资买了一辆黄颜色的童车,有四个轮子,要三百多块钱,哈巨,比我骑的那辆高级多了。我几年没有到3Q公园来了,里面的儿童乐园都变样了,原来的荡秋千、沙地都被拆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老年人专用的贱身器械,具体的名字我也叫不出来,看功效好像是锻炼腰部的。
Continue Reading



八大菜系

2006-07-03, Monday | [18,687] × { 1 },Posted in Life

  这两天连续品尝了湘菜和粤菜,说实话,我对这两种菜系不大感兴趣,湘菜太辣了,吃不消,同样是辣的,我还不如去吃川菜;粤菜都是生的,汤汤水水。上海人就要吃上海本帮菜,虽然我不是正宗的上海本地人,但我住在上海的城乡结合部很多年了,算是一个上海乡下人吧。

  今天单位里面一帮子党员在进行了保先学习(去年是保先,今年不知道还是不是保先了)了以后,邀请我作为特邀嘉宾,一起去FB,地点就在某饭店的二楼包房里面。我在这家饭店里面吃过几次,至今不知道是它属于什么菜系的,不管了,反正除了湘菜和粤菜,八大菜系里面剩下的鲁、川、闽、苏、浙、徽,随便你上吧。
Continue Reading



行将就木

2006-06-27, Tuesday | [29,580] × { 2 },Posted in Life

  昨天修完了大组长家的电脑,今天徐小组长也邀请我去技术支持。徐小组长家的电脑有点年头了,还是奔三600的CPU,装得是98系统,可以算是老古董了,要是卖掉的话,JS的出价不会超过500。现在用惯了奔四再用这个,感觉稍微慢了一点,98操作起来也不大顺手了。

  开机看了一下,蛮正常的,就是启动稍微慢了一点。卸载了一些软件,清理了一些垃圾以后再看,没有明显的改观,看来这台机器是行将就木了。但是接下来玩了几盘Zuma却没有死机,这一点比我家的机器要好。终于发现了机器的问题所在——没有声音,原来连接声卡和音箱的线不翼而飞了,这样还会出声音倒奇怪了。
Continue Reading



奶牛总动员

2006-01-23, Monday | [66,877] × { 5 },Posted in Tech

  今天下午到梦家园去低格硬盘,那个硬盘经检查有0.2%的坏道。但是这个机器不能从U盘启动,我一插U盘就自动重启了,而且不能显示隐藏文件(显然是病毒造成的),所以网上下载的DOS启动盘就不能用了(因为里面必需的COMMAND.COM是隐藏文件)。

  当我坐助动车从家里面拿光盘过来时,已经是四点多钟了,足足浪费了两个小时。但是低格以后还是有0.2%的坏道。最后想了一个方法,把坏道单独分一个区,再隐藏之,这样只损失了3G左右的空间,想出这个方法的人真是太聪明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