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和议

2016-02-19, Friday | [393] × { 0 },Posted in Work

Dyson V6  刚刚过完一个不让放鞭炮,毫无年味的猴年春节,我马上又投入到了繁忙的工作中去了。这个星期的工作安排非常紧凑,星期三、星期四有一个技术培训,为了准备这个培训,我特意牺牲了春节假期中的某几天,专心致志的做了两个幻灯片。因为经过这次培训会议后,我的工作安排将有极大的变化,而所培训的内容和工作将全部移交到另外一个部门。
Continue Reading



故地重游

2014-09-17, Wednesday | [775] × { 0 },Posted in Life

叉烧酥  这个星期老板本来是要出去开会的,但是由于签证过期,无奈之下只能通过递交护照去办理签证的续费延期手续。没有了护照,现在他是寸步难行,只能在市内乘乘公交车,挤挤地铁。想要做火车和飞机的话,那是没有可能性了。不过他也是因祸得福,到超市去买东西,结果在发票上刮出了大奖——人民币若干。
Continue Reading



Shark Attack

2014-05-06, Tuesday | [706] × { 0 },Posted in Life

鲨鱼  五一劳动节一般都放三天,但是我却休息了四天,这多出来的一天全拜“与国际接轨”这几个字所赐。早在2013年,联合国的世界卫生组织就重新定义了青年的概念——44岁以下的都算是青年,那么我也有幸的享受了比不是青年的青年人多出来一天的假期,能够借此机会重温还剩下不多的作为青年的假期。

  五四青年节过后,我又开始了为期一周的第八次下江南活动。活动期间,偶遇从岭南分舵飞过来的同事,五四青年节过后,我又开始了为期一周的第八次下江南活动。活动期间,偶遇从岭南分舵飞过来的同事,这里本来是魔都分舵管辖的地盘,为什么会有岭南分舵的人呢,因为魔都分舵管理地盘的人有喜了,出于保护孕妇的初衷,再加上人手太少,只能于是求助于岭南分舵了。
Continue Reading



烧烤惊魂

2014-04-25, Friday | [1,076] × { 1 },Posted in Life

烧烤  上个星期平定三藩之乱,这个星期我们怕他脑后又长反骨,所以决定杀他个回马枪,看看到底还会不会再出状况,结果情况令人满意。为此,老板决定先在当地找一家餐饮店,以此来庆祝这次来之不易的胜利。而这个寻找餐饮店的重任就压在了我的肩上,因为我今年曾经四下江南(算上这次已经是第五次了),对当地的风土人情比较熟悉,老板及其嫡系部队今年只是第一次来。
Continue Reading



艳名远播

2014-03-20, Thursday | [1,806] × { 2 },Posted in Life

Michelle Obama  一月二十日,我们部门一位成员由于自身的原因另谋高就了,她所留下的烂摊子一直虚位以待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这期间,我们部门一直处于无政府的监管状态,就连可视电话内置的电池发烂、漏液了都没有人管,难怪我想怎么这么久都没有人找我们了。终于,星期一,新的成员到来了,领导决定假借公司附近一家人均消费高达136元的餐饮店为她进行接风,顺大便我们也可以暴饮暴食一番。

  据小道消息,新来的成员和已离职的成员两个人是同窗的关系,两人都通晓各国语言。新成员原来在一家只有四名员工的公司里面上班,我可以这么猜测,她离职以后,原公司的员工数量锐减25%,势必陷入停摆的泥潭。这家餐饮店好像也没什么好吃的,只有一道名叫章鱼芥末的重口味冷菜能够吸引人的注意力,其他的一般般。
Continue Reading



卷卷有爷名

2013-05-31, Friday | [1,795] × { 4 },Posted in Work

Pen  书接上文,上个星期我在调查珠市口的人彘命案,在调查过程中,我隐隐的感到背后有一双无形的黑手阻止我调查此件事。就拿上个星期五来说吧,我定好了晚上八点的飞机,从帝都飞回魔都,一是稍做休息与调整,二是把手头的资料整理一下,理清一下思路。结果这架飞机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照理说七点半就可以登机了)。

  因为飞机迟迟不飞来,我想跑到×航的VIP贵宾室去免费暴饮暴食一番,顺大便休息一下,结果却被挡在了门外,服务员说我还不够资格一刚。我一怒之下跑到了地下一层的面馆吃了一碗牛肉面,最后这架飞机将近十二点了才到,搞到了星期六的凌晨三点才到家,白白浪费了一个周末。
Continue Reading



不要文武,只剩东西

2013-05-22, Wednesday | [5,577] × { 6 },Posted in Work

吕后  这个星期我到帝都来考察,下榻在珠市口,这是一个繁华的路口,南连天桥、天坛,北接前门和天安门广场,可能类似于魔都的南京路和西藏路路口吧。为什么要选在这里呢,因为这次主要是来调查一桩命案,上周四凌晨,珠市口西大街发现了一具无名尸体,更恐怖的是尸体的头颅和四肢均不见踪影。

  这不禁令人想起了古代的“人彘”事件,据《史记·吕太后本纪》记载,汉高祖刘邦驾崩后不久,吕野鸡专权,为了报复小三戚夫人,她断戚夫人手足,去眼,煇耳,饮瘖药,使居厕中,命曰“人彘”。汉惠帝上厕所时无意间看到,只吓得大病一场,最后沉迷于酒色,不理朝政,仅在位八年就抑郁而终。另外,野史中记载武则天和慈禧也对她们的小姐妹做过这样的事。由此可见,珠市口的这件命案很有可能是女性所为。
Continue Reading



又恐高处不胜寒

2013-04-15, Monday | [1,312] × { 1 },Posted in Life

又恐高处不胜寒
  魔都的摩天大楼层出不穷,一个接着一个的刷新高度记录。我上过最高的楼层只有47楼,那还要追溯到几个赛季以前的港汇广场,在上面可以俯视整个徐家汇,最远可以眺望到八万人体育场,倒是别有一番风景。这几年,我一直是两楼、三楼这样徘徊,最多不超过6楼,毫无技术含量可言。
Continue Reading



欢庆节礼日

2012-12-26, Wednesday | [914] × { 0 },Posted in Life

竹若
  今天上午我接见了一个前来参观学习的人,前几年我经常参观学习被人接见,谁料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我现在终于多年的媳妇熬成婆,我也开始接见别人了。来参观学习的是一位88年的小朋友,十分年轻,但是已经工作了两年,积累了丰富的项目经验。面对此情此景,我只能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这种前浪只能死在沙滩上了。
Continue Reading



双肩背包

2012-09-01, Saturday | [1,275] × { 1 },Posted in Life

Switzerland  随着近期南征北战、东征西讨越来越频繁,我发现以前购买的有二十个口袋的包包越来越不能适应时代的需求了。以前到一个地方去一两天,只需要带电脑、电源、路由器、鼠标、钱和证件之类的就行了。现在,随着业务的壮大,代天巡狩要两三天了,而且时值盛夏,不带替换的衣服的话,回来的时候要和丐帮弟子一样了,严重影响我的形象。

  如果全部依仗这个单肩背包的话,我的肩膀吃不消。因此我下定决心,购买一个双肩背包,以此来解决现阶段的主要矛盾:日益增多的行李负重需要同压强很大的单肩背包之间的矛盾。到哪里去买呢,还是老地方——便宜路。为什么不去淘宝?因为看不见实物,不知道里面怎么样,不满意的话要退起来烦。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