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囧2:竹北篇

2017-01-05, Thursday | [634] × { 3 },Posted in Life

中华航空  经过了长时间的等待,中华航空公司的班机终于在19:50准点起飞。这里我郑重的向中华航空道歉,因为上一篇文章中我说中华航空除了便宜一无是处,现在我发现了中华航空的另一个优点,飞机上乘客很少,还没有乘务员多,相当于包机出行。
Continue Reading



东方凤凰涅槃

2014-05-09, Friday | [1,035] × { 1 },Posted in Sports

东方凤凰山庄  第八次下江南活动结束以后,我放弃倒时差,直接马不停蹄的从虹桥机场叫了一辆车,赶到五十多公里以外的青浦洞房凤凰山庄参加由两位部门老板联合举办的野外烧烤活动。部门的其他人在今天早上从公司直接乘大巴过去,由于我和司机都不认识路,所从虹桥开到青浦花了一个多小时(差头费两百多块),到达山庄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钟了。早知道这样,我在松江南站就下车了,随便找一辆沪C牌照的黑车了,还便宜。
Continue Reading



点球大战

2005-05-21, Saturday | [28,696] × { 2 },Posted in Tour

  今天正式比赛了,我担任2号场地的足球助理裁判工作,本来想趁着这个机会吹一下黑哨,但是根本帮不上忙,这里主要是上半区的比赛。我们这次抽签抽得不好,两支队伍都被抽在了下半区,上一届的四强有三个都在这个半区,而且二队首轮就是对阵东道主。

  上午八点钟,比赛正式开始了。东道主尽管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可是一上来就被我方二队以5:1草割,进入下一轮以后又以6:3的大比分战胜另外一支队伍,成功挺进八强。

  这时不幸碰到了上届冠军,上半场双方0:0战平,下半场一开场我方就攻入一球,谁知道在常规比赛时间还剩下40秒时被对手顽强的扳平,只能进入点球大战。结果我方运气欠佳,以4:5惜败,只能目送对手进入四强。
Continue Reading



理论和实践

2005-04-16, Saturday | [7,872] × { 0 },Posted in Tech

  今天我到比梦×园还要北面一点的美树×家小区去做客,邀请我的是大名鼎鼎的白晶晶和她的老公——以前的单位里的团委书记(现在已经升级了,调到区里去了)。美树×家果然名不虚传,里面到处种着各种各样的树,但是美不美就另当别论了。

  趁着安装Windows XP的间歇,到客厅里面去看了一会儿电视,此时正在转播一场足球比赛。看了几秒钟,白晶晶先发表了一下议论:“这个是不是女足啊?”“不是的,是男的在踢,应该是假B。” 她老公如是的回答。我连忙在一旁纠正道:“假B现在叫中假了”。这时电视的一角出现了比分牌:申×Vs辽×,同时下面还有一行滚动字幕:前方信号不佳,请观众谅解。哦,原来是前方转播的问题啊,我还以为是电视机的问题来。
Continue Reading



Don’t Cry For Me,Argentina

2005-03-14, Monday | [41,367] × { 3 },Posted in Sports


  今天打开电视,看到了一则令人吃惊的新闻——巴蒂斯图塔正式宣布退役!

  对足球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巴蒂斯图塔”这个响当当的名字,球迷都亲切的称他为“巴蒂”。巴蒂斯图塔可以说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最伟大的前锋(没有之一),他标志性的“Batigol”射门势大力沉(这是我学习的目标),守门员根本来不及扑救,就算碰到皮球也没法改变进球的线路,可以说是后防队员的梦魇。而且他射门的技术非常全面,可以用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进球,也可以用如何一种方式进球。
Continue Reading



《异形》前传?

2004-12-12, Sunday | [55,191] × { 0 },Posted in Entertainment

  丰田杯比赛刚刚结束,波尔图队的13号替补门将运气真是太好了。这厮加时赛的上半场才上场,基本上没有做过什么扑救动作。点球决战的时候又被别人轻松骗过N次,扑救的方向完全相反。最后竟然凭借对方的两次失误,幸运的捧杯。真是阿骨头碰到天花板了,一员福将啊!

  礼拜五看了新出的《异形大战铁血战士(Alien Vs Predator)》,故事发生在2004年的南极洲的一个冰下古墓里面。女主角和一帮人到里面去探险。其中有一个男的在影片一开始就拿出家人的照片,按照电影的一贯原理,他肯定翘掉了,而且还连累了这个探险队全军覆没,只有女主角一人侥幸逃生,不过也被毁容了。
Continue Reading



隐隐作痛

2004-05-12, Wednesday | [8,789] × { 0 },Posted in Sports

  很长时间没有踢球了,上次四月二十日错过了一次,接下来的一周由于有主力球员要到洞房绿舟去,所以也没有踢成。这个星期二真好赶上。和以前一样,还是正规军对杂牌军。

  一开始我们杂牌军就送了对方一个大礼,《无间道》正式上演了,没过多久,我也进了一个乌龙(不过这个球比较有争议,球进的时候已经超过了膝盖),最最意想不到的是,我方的主力球员也进了一个OWN Goal。一个队伍才五个人,居然进了三个乌龙。《无间道II——黑白无间》上演了。接下来的比赛比较正常,在一次防守中我断球成功,眼看对方的六号球员上来封堵,我用脚一挑,想将球挑过,可惜两人相距太近,球还没有飞过他的头顶就已经重重的撞击在了他的要害部位。
Continue Reading



天外飞仙

2003-09-25, Thursday | [7,603] × { 0 },Posted in Sports

  月圆之夜,紫金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天外飞仙”原本是白云城主叶孤城的绝世剑招,但是自从某某年九月十五日和西门吹雪在房顶上决斗以后,“天外飞仙”就失传了,世界上再也没有人会使用这剑招了,因为叶孤城在决斗中翘掉了。

  可是,前不久,“天外飞仙”神功又再现人间了,那是在这个星期三(九月二十四日,农历的八月二十八,发了又发)下午。骄阳之下,绿茵之间,一球传来,天外飞仙(和当年的比武有异曲同工之妙)。当时球场上有十个人,分成两队比赛,由于我穿了一件阿根廷的队服,所以只能混迹在杂牌军里面(正规军穿的是难看的利物浦队服)。比赛刚开始不久,队友就从右路突破,一个传中,中间的队友竟然漏过了,说时迟,那时快,球平行于地面快速飞来,离开地面大约有二十厘米左右,用头看来是不行了,只有飞身垫射了……身体平行于地面的感觉真好,天空为什么会这么蓝,大地为什么会这么青,足球为什么会这么圆,一切都显得这么美好!
Continue Reading



突然死亡法

2003-06-29, Sunday | [3,613] × { 0 },Posted in Sports

热烈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八十二周年暨香港特别行政区回归六周年!

最近在法国举行的国际足联联合会杯赛的半决赛上发生了一幕惨剧,喀麦隆队的17号球员:身强体壮的马克·维维安·福突然死掉了。
Continue Reading



流连忘返

2002-12-15, Sunday | [45,304] × { 0 },Posted in Sports

我又要过生日了,不知不觉间已经跨入了“三九”年华了,想想人家诸葛亮二十七岁的时候,被刘皇叔三顾茅庐,踏入指挥岗位之前还作了对今后的局势产生深远影响的“隆中对”,我到现在连一篇文章也没有被大大小小的报纸发表过(黑板报不算),哪怕是一个《寻物启示》也好,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礼拜四我们和共×踢了一场比赛,大家都遵循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原则,但是那个黑哨的水平实在太搭僵,搞得最后像是橄榄球了,我一共撞击两人次,肘击一人次,到现在自己右臂还有点隐隐作痛。赛后对方队员评价我:“老结棍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