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水则兴

2018-03-26, Monday | [242] × { 0 },Posted in Life

斩蛟桥  现在中国有名的城市都有一个别称,我们所熟悉的有:北京—帝都,上海—魔都,广州—妖都,深圳—雌都,南京—旧都,重庆—陪都,西安—废都,洛阳—神都,武汉—伪都,长沙—足都,大同—煤都,鞍山—钢都,景德镇—瓷都等等。今天我新开辟的南征北战的地点也可以跻身都城的行列——陶都,无锡的宜兴,以紫砂壶而闻名天下。
Continue Reading



天山脚下

2018-01-19, Friday | [2,026] × { 4 },Posted in Life

乌鲁木齐机场  这几年我在国内南征北战,饮马东海,南征百越,向北直捣黄龙,差一点就到了徽钦二帝坐井观天的五国城,但是最西面只到过河西四郡之一的敦煌。说起来惭愧,敦煌不过是东经94°而已,再往西的大片土地都尚未涉足,白白浪费了我天国上朝96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今天我又要来一次效法先贤,只身前往新疆的首府——迪化府。
Continue Reading

 

再序滕王阁

2017-12-13, Wednesday | [559] × { 0 },Posted in Life

滕王阁  滕王阁,江南三大名楼之一,始建于唐朝永徽四年(公元653年),距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了。这期间滕王阁屡毁屡建,屡建屡毁,我们现在看到的是1989年重修的,比原版的足足高了30米。要想登上滕王阁一览“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赣江美景,你需要花费50元的门票钱,比起伪都的黄鹤楼要便宜不少,算是良心价了。
Continue Reading



夜郎自大

2017-12-06, Wednesday | [1,814] × { 1 },Posted in Life

多彩贵州城  从楼梯上摔下来之后,我挣扎着回到魔都,照了X光,结果医生说骨头没有事,只是肌肉挫伤了。于是我请了6天年假,足足休息了10天,到这个星期一才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这十天里面,左脚一天喷两次云南白药气雾剂,同时涂两次红花油。感觉还是红花油有用一点。经过了十天的修养,现在我在平地走路已经基本上没有任何问题了,就是上下楼梯还有点疼,尤其是下楼梯,估计楼梯已经对我造成了心理上的影响了。
Continue Reading



我的左脚

2017-11-23, Thursday | [1,370] × { 0 },Posted in Life

《我的左脚》  自从我开始南征北战之后,有几个地方是我的伤心地,其中东胜神洲傲来国的齐天大圣发迹地——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就是其中之一。这次又新增加了一个,是以前多次光顾的扶海州贫瘠之地。扶海州这个地方的交通非常不便,既没有飞机场,有没有高铁站或者普通火车站,只能乘坐大巴车来往各地。

  这次去扶海州完全是临时性的,前天晚上我都下班回到家了,领导才告诉我第二天要紧急到扶海州去一次,害得我第二天早上只能先去了球会拿笔记本电脑再赶到长途汽车站。一路无话,下了大巴又乘上Taxi,终于在中午十二点之前赶到了目的地。和我一辆车的还有其他球会的一名球员,他和我一样,也是临时被征召过来的。结果这个人说他干完活要赶下午4:50的大巴回去,由于我的一念之差,没有和他一起返回,因此也有了接下来的一失足酿成千古恨。
Continue Reading



头文字K

2017-11-08, Wednesday | [1,294] × { 0 },Posted in Life

重庆北站南广场  我国古代战国时期,有合纵和连横的战略,而我平时一般进行纵向的南征北战,从北方的东三省到南部的广东地区都留下了我的足迹。这次我反其道而行之,来了一次平时很少的东西向连横运动。这次新开辟的战场是小平的故乡——四川省广安州,它位于陪都的北部,成都的东部,从陪都过去乘坐一个半小时的K字头普通列车;而从成都过去,则要乘坐两个小时的动车,都不近。
Continue Reading



喜迎十九大

2017-10-25, Wednesday | [3,433] × { 2 },Posted in Life

喜迎十九大  从朔方郡回来之后,我蛰伏了一段时间,因为要恢复一下。原因是朔方郡的饮食都是以牛羊肉和面食为主,与中原及江南地区有着极大的差异。牛羊肉固然好吃,但是容易上火,这里就不得不提朔方郡乃至云中郡的奶茶了,这个可是真正的奶茶,由鲜奶和茶水再加上一点点盐制成,喝了以后可以解油腻,比街面上常见的加糖的咖啡和珍珠奶茶要好喝多了。最主要的是,奶茶的价格很便宜,只要1块钱1包(20克),回家可以用热水冲泡,我一下子买了20包带回来。
Continue Reading



出塞Ⅱ

2017-10-13, Friday | [1,443] × { 0 },Posted in Life

黄河湿地生态公园  国庆长假之后,我又一次来到了朔方郡,这次算是第二次出塞了。在各种古籍文献中都会提到“出塞”这个词,出的这个塞到底在哪里?我查了大量的网站,终于得到了专业的说法:这个塞指的是光禄塞,始建于汉武帝时期,遗址位于阴山之中,现在的朔方郡的天吉泰机场附近。和长城一样,光禄塞也没能起到防御的作用,屡屡被北方游牧民族突破,南下进军中原。
Continue Reading



Suddenly in Kyoto

2017-09-30, Saturday | [471] × { 0 },Posted in Life

花见小路  这个星期我本来是打算休年假的,但是原计划去京都进修的帝都同事家中突发急事,去不了了,所以经理很着急,当他得知我的赴日签证是多次签的时候,苦苦哀求我去救场。按照中国传统文化的惯例,我推辞了N次,最后还是被经理的诚意所打动了,勉强同意时隔一年再去京都。和以往两次京都去不同,这次出行毫无准备,时间不知道,地点不知道、内容也不知道,完完全全是一无所知。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