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成绩单

2010-08-23, Monday | [3,076] × { 2 },Posted in Tech

Scanner  星期天老妈偶尔发现一张我读大学期间的成绩报告单,这个还是上个世纪我刚刚升上顶级联赛的95——96赛季上半赛季的成绩,纸张已经有点泛了。从内页的成绩来看,专业课——(还算不错);得到“”的还有英语、艺术(想不到我那个时候就这么有艺术气息)、书法(全拜“黄若舟快写法”所赐)和文学(文科这么好啊);哲学、计算机(没记错的话,学的是计算机算法)、思维和心理学都是“”。

  唯一的一个“及格”是体育(这个是考查科目,只有及格和不及格)。最令人惊诧的是:演讲居然是“”一刚。由此看来,那时我还是比较能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第一个赛季比较天真,还真的把成绩单寄到家里面,后面几个赛季就不对了,直接在半路就把成绩单截杀了,所以我补考(好像是军事)的事情家里面也不知道。
Continue Reading



九天长假

2008-10-03, Friday | [1,213] × { 0 },Posted in Life

  今年的国庆放假与众不同,不是从十月一号开始,而是从九月二十九号开始算起。但这只是国家的规定,我从二十七号就开始休息了,这样算下来一共要休息九天。我趁此良机把房间大扫除了一遍,把以前大学里的书本和作业本都卖掉了(除了几本练字的),一共只卖了十几块钱,还没有一个14寸的坏显示器贵。

  休息的第一天,我到家附近的原单位去玩耍了一次,发现很多办公室都发生了乾坤大挪移。临近中午的时候,我顺大便白吃了一顿中饭,吃的又是蛋炒饭。我离开了两年多了,饭菜质量好像没有什么提高,只不过在饭后水果的供应上有了不小的改善,从每周一次变成每天一次了。
Continue Reading



打油诗

2008-08-21, Thursday | [1,471] × { 0 },Posted in Tour

  今天到位于东蛙大学科技园的某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去参观学习,该公司位于地铁二号线的终点站——淞虹路附近。我从人民广场由一号线转乘二号线,一开始还一切顺利,但是到了娄山关路车子就不开了,广播里面说前面车子出了故障,要我们耐心等候。谁料到等了将近一刻钟以后,车子上的灯突然都熄灭了,我们都吓坏了,现在正值五环运动会期间,发生意外的概率应该不高吧。车上的乘客只好下车,等下一班地铁,但是乘了两站之后,到了北新泾,又故态复萌。不过这次没有叫我们下车,又等了十几分钟,终于到了终点站。
Continue Reading



七A组合

2006-11-18, Saturday | [13,540] × { 0 },Posted in Tech

  随着气温的降低,家里的Poor Computer出现了怠工的情况,具体表现为:当按下机箱上的Power键以后,要等十到十五分钟才出现自检画面。最近一次开机居然延迟了一个多小时,看来此PC的大限已到。我准备斥巨资彻底更新换代一下,使之能跟上时代的潮流。

  到逃跑网上转了一圈,和复旦大学的某位同学谈了谈价格,最后以不到300元的价格买了一块N手754主板。本来说好是礼拜二交易的,但是当我下午到了交易地点以后,打电话没有人接(后来得知他去吃酒水了)。昨天下午我们在曲阳商务中心附近的工商银行再次交易,这次成功了,只不过银行里的保安盯着我们看了很长时间。
Continue Reading



质量问题

2006-09-13, Wednesday | [17,708] × { 0 },Posted in Life

  今天早上叫了一份快递,把一张D版唱片送给在镇宁路上某广告公司工作的网友。该名网友是我在上海著名的KDS论坛上潜水时认识的,我在KDS上注册已经有五年多了,但是世事难预料,在我人生最失意的时候——今年七月,KDS的帐号居然也被盗了。我尝试着和里面的猴子联系,到现在也没有回音,无奈之下只好重新再注册了一个。

  由于工作的单位靠近上海大学,所以中午饭店里有很多的大学生光顾,今天中午去吃饭,饭店里面又是人满为患。经过几天的观察,我发现现在的大学生的素质差得可以,饭店里面有一点噪音应该是很正常的,但是大家都在那里吃饭,偏偏有一帮人在那里旁若无人的大吵大闹,或者在那里炫耀手机的铃声,严重影响食欲。
Continue Reading



恐怖电梯

2006-08-03, Thursday | [18,606] × { 0 },Posted in Tour


  昨天去了上海外国语大学,按照顺序,今天要去上海大学了。下午骑车到平型关路某公司去参观学习,所走的路线和昨天基本上一样,只是在广中路转一个弯而已。但是找公司找了半天,从嘉利明珠城进去以后,在里面穷兜圈子了,差不多转了一圈才找到地址上的门牌号码。
Continue Reading



改弦更张

2006-08-02, Wednesday | [52,074] × { 0 },Posted in Tour

  今天早上打开MSN共享空间,惊觉已经改版了,标题改为Windows Live Spaces,上面还有一块巨大的广告。版面和主题也发生了变化,我原来设置的黄、黑相间的背景色和金色的字体颜色搭配起来可以说是相得益彰,但是现在看上去就像一堆新陈代谢的产物一样恶心。字体变大来,速度又变慢了,界面难看得要死,免费的东西也不能这么搞啊。

  前两天一直到长宁区的江苏路附近去参观学习,今天要改换方向了,下午到虹口区的上海外国语大学的某中心去。这是八月份的第一次出行,所以我决定摒弃以前的公交加地铁的方法,而改骑自行车。这样既可以晒太阳,又可以节约车费,还能强身贱体。有句话说得满好的: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吗。当我把车子从车棚里面取出来的时候,车身上布满了灰尘,屈指一算,大概有两个多月没有骑车了吧。
Continue Reading



鸡犬不宁

2005-09-03, Saturday | [26,420] × { 0 },Posted in Tour

  我所在的办公室常住人口有9人,其中竟然有5位D员,可能是全单位里面最先进的办公室了。在开展了D员保持先进性教育的活动之后,我们伟大、光荣、正确的D又发起了另一项声势浩大的活动,就是每位D员要向其他的非D员和群众了解自己身上还存在的一些缺点和毛病,而提意见的人所提的意见要使该名D员脸红、冒冷汗、心跳加速。

  我给一个MMD员提的意见是“太娇生惯养”,她居然不同意,和我争辩了起来,我马上又提了一个意见“不虚心接受意见和建议”这次她终于闷掉了,最后说了一句“虚心接受,坚决不改”。给D员提意见,数十年前伟大领袖曾经搞过一次,当时虚心的很,结果还不是秋后算账吗,这次不知道结局如何,很可能又是流于形式,走走过场,D就喜欢玩这套虚的。
Continue Reading



重病缠身

2003-11-09, Sunday | [3,155] × { 0 },Posted in Life

  这个礼拜我饱受伤病的困扰,主要就是感冒和咳嗽,具体说来也不是从这个星期开始的,上上个星期四(10月30日)就感到喉咙不适了。星期一上午到单位的医务室里量了一下体温,出乎我的意料,只有37.5℃,完全正常。我想借此机会早退回家的愿望落空了,但是医生告诉我,人的体温上午比较低,下午比较高,所以还是可以回去的。Yes,看来多帮别人修电脑还是有回报的。

  感冒比较好对付,吃了几片“克感敏”,睡了一觉,出了一身的汗,感冒就这样好了。奇怪的是咳嗽一直没有好,我已经吃了很多药了,“复方甘草合剂”、“柴胡口服液”、“双黄连口服液”、“泰诺宁口服液”、“咽立爽口含滴丸”、“敌咳”,就连“冰糖蒸生梨”也吃过了,还是照样咳嗽,尤其到了晚上,咳得更加厉害。吐出来的痰,一开始是绿颜色,估计当时吃的是“复方甘草合剂”,后来又变成了红颜色,估计当时吃的是“双黄连口服液”,现在变回了正常的黄颜色。
Continue Reading



夕阳幽篁

2003-10-05, Sunday | [14,481] × { 1 },Posted in Tour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重阳节那天去兜了一下四川北路,从虬江路一直兜到四川路桥,可能去得太早了,很多店铺都还没有开门,没办法,只好到夕阳幽篁坐了一会儿,喝了一杯珍珠奶茶。夕阳幽篁这个地方好一派田园风光,有绿地、有湖水、有楼台庭院,很多人都在那里休息、玩耍、钓鱼,居然还有人在拍照片。在市中心造了这么一块绿地,可以让久居在都市丛林里的人如此的接近自然,实属难得。只可惜夕阳幽篁这个名字起的一点也不通俗,不贴近大众,算这个起名字的人有文化了,××大学的中文系教授了,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获了。尤其是第四个字,我当时还真不知道怎么读,旁边的人告诉我说我们中国的汉字,大部分都是形声字,读一半就可以了,也怪我交友不慎、遇人不淑,在此人的误导下,我就读了“zhu(第二声)”。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