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天山记

2018-09-13, Thursday | [75] × { 0 },Posted in Work

乌鲁木齐新客站  今年年初我曾经到达了东经87°的迪化府,这个星期我把战线往西又推进了1度,到达位于东经86°、于1950年完全靠军人建立起来的新兴县城——石河子市。和年初那次的直飞不同,这次我是星期一晚上从庐州机场起飞,中途在废都长安稍作停留,星期二的凌晨两点多才降落在迪化。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个时间点机场附近已经没有差头了,所以我只能在机场的到达大厅中干坐到凌晨六点,然后直奔火车站而去。
Continue Reading



惊魂36小时

2016-09-24, Saturday | [1,388] × { 5 },Posted in Work

岳飞  从南通州回来之后,星期四正常上班,结果下班前十分钟(17:20)接到紧急命令,要我火速赶赴帝都,因为距离八达岭长城不到九十里的帝都昌平区发生了重大的事故,而且这个事故还不是星期四当天发生的,星期三中午就发生了,当事人一直瞒着不报,结果纸终究包不住火,事情越搞越大,现在烂摊子摆到了我的眼前。

  我买了晚上21:30的飞机,但是飞机一而再、再而三的延误,到22:40才登机,23:20刚刚滑行。我在飞机上看了几集iPad Mini缓存下好的TVB电视剧,大约两个小时以后(01:20),突然间客舱灯火通明,我还以为帝都机场快到了呢,原来是机长广播,报告说由于帝都上空雷声隆隆,迫不得已备降到不远处的津门了。一开始让我们在飞机上坐着,说等天气好了再飞过去,结果到了01:50,报告说这次航班取消了,帝都不去了,所有乘客全部下飞机。
Continue Reading



枣庄王入阵曲

2015-04-10, Friday | [1,262] × { 0 },Posted in Life

CUA  效法刘皇叔三顾茅庐之后,这个星期我的目的地是直隶省的真定府,但是这次旅途并非一蹴而就,因为星期二是清明小长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所以从魔都直飞真定府的航班爆满,连飞机票都买不到了。所以我不得不采取了曲线救国的方法,先从魔都直飞同属直隶的大名府——千年古都邯郸,然后乘半小时差头到火车站,坐三刻钟的高铁,终于到达了直隶省的省会——真定府。
Continue Reading



Knockoff Street

2015-02-10, Tuesday | [1,564] × { 0 },Posted in Work

华强北  昨晚年会结束后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我今天早上还有九点钟SHA起飞的飞机,这样算下来,至少7点钟就要出门了。那么我的早饭到底吃不吃了,后来想想,我为什么不到机场的VIP休息室里面去吃呢,正好享受一下东方万里行银卡会员的权利。
Continue Reading



金陵第二差

2014-11-27, Thursday | [890] × { 0 },Posted in Work

Inception  这个星期我南征北战的目的地是金陵,这是我第二次来金陵出差了,第一次是去年的八月份左右。今天我一出火车站就发现金陵这里的差头统统都漆成了明黄色,后来差头司机告诉我,因为今年的夏天这里举办了青年人五环大会,为了搞面子工程,所以把市内所有的差头都重新油漆了一遍,郊区的差头依然保持着原来的浅绿色。

  我这次下榻在鼓楼区,算是市中心吧,但是离最热闹的新街口还有一段距离,不过好在离这里的目标——省级的某机关只有一刻钟的步行路程,旁边还有一条美食街,汇集了全国各地的美食,东北的乱炖、西北的面食、北京的烤鸭、云南的过桥米线、广东的煲仔饭等等,更多的是四川重庆的火锅,这下不用担心晚上到底吃什么了。
Continue Reading



Into the West (1)——马踏飞燕

2012-09-07, Friday | [1,724] × { 0 },Posted in Life

马踏飞燕
  上个月,我请了十几天的年假,想在金九银十的日子里面效法先贤,来一个出使西域,重走丝绸之路。要去西域各国,首先要到烧饼的故乡——金城做中转。我在淘宝里面用低价买了一张机票,谁知道他竟然卖给我两张,这令我十分的诧异,现在的机票代理商有这么好的心肠吗。经过询问自己公司的代理商才知道,原来这个是低价机票之所以低价的原因之一(还是没搞懂)。
Continue Reading



开往台风的列车

2012-08-28, Tuesday | [2,021] × { 1 },Posted in Work

东方快车  今天本来要北上,直捣黄龙的,飞机票和宾馆的房间都订好了,但是由于一个南方的客户那里突然出现问题,本着攘外必先安内的原则,所以我只能先到客户那里去。无奈之下,我不得不临时更改行程,把先前的机票和房间都退了,再订到客户那边的机票。但是,我突然发现以前经常乘的航班的机票已经卖完了,以后几天也没有了,问了机票代理之后,得出结论:不是因为台风的原因临时取消的,而是此次航班可能就此被取消了,以后估计也不会再有了。

  那我只能退而求其次,坐四个小时的火车了(飞机只要一个小时)。我“噔噔噔”跑到附近的车票代理,买了一张到客户那边的首班车车票(七点钟开车)。今天早上我五点多钟就爬起来(第一次坐动车,很紧张),赶到火车站时只有六点多钟,没想到火车站也要安检一刚。只不过这个安检是走走样子,远没有飞机场来的严格。
Continue Reading



羊城明哨——Scarborough Fair

2012-04-28, Saturday | [5,242] × { 11 },Posted in Work

白云机场  羊城从1957年开始,每年都要在春秋季节各举办一次Scarborough Fair,我这次南下恰逢在春季举办的第111次集市。这次赶集可谓出师不利,一开始星期四早上在机场由于和人通过社交网站聊天,差点赶不上飞机的起飞,还好我开足马力,左手提着资料袋,右手拎着电脑包,从残疾人通道进入安检口,然后一路狂奔到登机门,最后居然被我赶上了第二班穿梭巴士,成功登机。
Continue Reading



下一站:帝都

2012-04-10, Tuesday | [3,759] × { 7 },Posted in Work

朝鲜  继上个月末南下到岭南分舵联系业务之后,这两天我又北上,到幽云十六州分舵所在的帝都去联系业务。羊城的气温高达30℃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但是帝都的天气和羊城一样热,这就很反常了,再联系到前一段时间,帝都刮大风,造成人员死伤若干……种种怪事,让人不禁毛骨悚然起来。

  话说帝都前几年召开了举世瞩目的五环大会,为了纪念这一次划时代的大会,帝都的路名也和五环大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从七环路一直到二环路(没听说有一环路),一环套一环,环环紧扣。我从晚点的飞机下来之后正值下班高峰时间,所以乘座的差头从五环外一直堵到二环里面,当然还有交通管制的功劳在里面。下一次我再来的话一定要早上到,以免浪费不必要的时间。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