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史留名

2018-08-24, Friday | [446] × { 1 },Posted in Life

太古仓码头  昨天紧急赶往羊城,晚上下榻在珠江中间的江南洲(当地人称之为 – 河南)上,距离上个月大快朵颐的乳鸽天下不远。酒店附近正好有广州大名鼎鼎的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太古仓码头(Butterfield & Swire’s Godowns & Wharf),现在这座码头已经没有了货运的用途,主要用作文化创意、展贸、会展、休闲娱乐、旅游观光等之用。白天做完正事,晚上夜游码头,吹吹江风,解解暑气,岂不快哉。
Continue Reading



揾食五羊城

2018-07-20, Friday | [195] × { 0 },Posted in Life

木瓜炖乳鸽  从世界杯半决赛开赛至今,我连续两个星期都南下羊城,为这个周三、周四的华南首届用户见面会做准备。这种类型的用户见面会在2016年9月第一次举办,开当时风气之先河,至今会场已遍布金陵、姑苏、临安、金华、盐城、帝都、魔都、泉城等华东、华北地区,但是尚未涉足华南区域。所以华南的第一次用户见面会,需要格外注意,容不了半点差池。
Continue Reading



食在广州

2017-07-07, Friday | [1,321] × { 0 },Posted in Life

五羊雕像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来到羊城了,今天我因为工作的关系又一次来到了岭南分舵。鉴于这两天魔都正处于黄梅雨季,时常有雷阵雨发生,所以我特地买了星期二一大早的机票。另外一名同事由于有急事,所以买了星期一中午的机票,结果被取消了。当天晚上只好坐火车先到橘子洲,然后第二天一大早再曲线救国坐火车赶到羊城,折腾了一晚上,最后也只比我早到了一个多小时。
Continue Reading



犹抱琵琶半遮面

2016-03-22, Tuesday | [1,366] × { 0 },Posted in Life

珠水夜韵  我上一次到羊城还要追溯到2012年11月,一转眼已经有三年多没有驾临了,上周北上到帝都的理藩院,回来之后根本没有休息,这个星期马上南下到羊城。可惜的是,天气不帮忙,由于羊城下暴雨的原因,我预定昨天中午的飞机被取消了,我只好改签到了今天上午浦东机场起飞的航班(还是凭借着东航VIP的身份),不仅平白无故的浪费一整天,还要在今天早上五点起床去赶飞机。
Continue Reading



西游笔记——蜀道难

2012-05-10, Thursday | [10,147] × { 38 },Posted in Featured,Work

武侯祠  自秦始皇奋六世之余烈,一扫六合以来,两千多年天朝的都城,前一千年先是在长安-汴梁、洛邑之间左右摆动,后一千年基本上是在金陵-大都之间上下迁移。前一段时间,我一直在不同纬度之间南征北战,从现在开始要在不同经度之间东征西讨了,这个过程正好和天朝的定都方案相违背。这次西征的第一站就是进入古华阳国的首府。
Continue Reading



羊城明哨——Scarborough Fair

2012-04-28, Saturday | [5,464] × { 11 },Posted in Work

白云机场  羊城从1957年开始,每年都要在春秋季节各举办一次Scarborough Fair,我这次南下恰逢在春季举办的第111次集市。这次赶集可谓出师不利,一开始星期四早上在机场由于和人通过社交网站聊天,差点赶不上飞机的起飞,还好我开足马力,左手提着资料袋,右手拎着电脑包,从残疾人通道进入安检口,然后一路狂奔到登机门,最后居然被我赶上了第二班穿梭巴士,成功登机。
Continue Reading



踏青自驾游

2012-03-31, Saturday | [4,561] × { 6 },Posted in Work

方向盘  从羊城回来的第二天,为了响应国务院在瓯城设立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的英明决定,我又马不停蹄的外出,伙同部门的其他几位同事一起进行为期三天的踏青自驾游活动。前一段时间魔都地区阴雨连绵,这几天一下子阳光明媚起来,又恰逢农历三月,江南草长莺飞的好时节,是时候出去玩耍一番了。如果一直呆在室内的话,岂不是辜负了大好的春光了吗。

  由于此行的目的是浙江,如果几个人一起乘飞机去的话,开销太大;坐火车的话,怕追尾,而且人多手杂,安全难以保证,最后决定租一辆商务车开过去。几个人里面只有我有驾照,本来想正好趁此机会练习一下早已生疏的车技,但是大家都不敢坐我开的车子。因为我告诉他们我自从拿到驾照之后还没有进行过实践操作,不过我的理论知识十分扎实,无论是交通法规的考试,还是车房移位、小路考抑或是大路考,都是一次通过。我想只要他们敢坐,我就敢开,但是终究性命要紧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