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畔

2021-07-22, Thursday | [129] × { 0 },Posted in Tour

吉林站  上个星期我刚刚去过了号称为东北第四省的琼崖郡,今天我就来到了真正的东北第二省——吉林省。众所周知,吉林省现在的省会是黄龙府,但是吉林,这个省名却来自于另一座城市,有着北国江城之称的吉林府,这也是国内唯一一座和省名相同的城市。那么到底是先有的吉林府再有吉林省,还是先有的吉林省再有的吉林府呢?这倒是一个值得去好好研究的问题。
Continue Reading



愚人节快乐

2021-04-01, Thursday | [326] × { 0 },Posted in Life

长春站  忙碌的三月份终于翻篇了,在刚刚过去的31天时间内,我一共进行了大大小小30次的南征北战(如果算上两次在线战役的话),战场主要集中在南方的广东省,数量上创下了迄今为止职业生涯的一个最高纪录,不说是前无古人吧,大概也算是后无来者了。但是从经费上来说,3月所报销的11.9K费用居然排不上前三名,自有统计以来,2016年1月花费高达14.8K、2017年9月的13.2K元、2016年11月的12.7K元和2018年3月的12.2K元都排在前面。
Continue Reading



越夜粤美丽5:凤城

2021-03-08, Monday | [410] × { 0 },Posted in Tour

丹凤朝阳  从珠海回来之后,稍事休息,今天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越夜粤美丽活动,这次的第五站是位于羊城北部,有凤城之称的清远。有的人可能会疑惑,凤城不是禅城下辖的顺德区吗。其实这次去的凤城得名更早。传说在清远的市中心有一棵梧桐树,栖息了凤凰的一家三口,后来因为北江发大水,母凤凰为了救落水的村民而英勇牺牲。为了离开伤心地,公凤凰只好带着小凤凰飞去了不远处的禅城顺德区,因此这两个地方都叫凤城。
Continue Reading



越夜粤美丽4:珠海

2021-03-05, Friday | [423] × { 0 },Posted in Tour

珠海大剧院  接下来的一站,是香山南部的珠海,今天非常凑巧,1979年的3月5日,正好是珠海由小县城晋级到省级市的日子,因此今天可以说是珠海市的四十二周岁的生日了。珠海,虽然不在广东四小虎之列,2019年的GDP总量也仅在省内排名第六,但作为国家级的经济特区,珠海的人均GDP排名在省内仅次于鹏城,在全国也可以排名第四,比魔都、帝都、羊城、金陵、临安都高,这应该得益于珠海仅有的200多万的人口吧。
Continue Reading



越夜粤美丽3:香山

2021-03-04, Thursday | [391] × { 0 },Posted in Tour

香山  越夜粤美丽的第三站,是孙中山先生的故乡——香山,香山虽然也处于粤港澳大湾区,也在珠江的出海口附近,也是同为广东四小虎之一,但是比起其他的城市,例如羊城、鹏城、禅城、莞城等,香山显得非常低调,究其原因,我想可能交通的原因大一点,香山既没有机场,也没有高铁站(只有城际轨道),每次我去香山,都要先乘飞机到羊城,然后再转地铁到羊城南站,最后坐城际列车,非常的折腾。
Continue Reading



越夜粤美丽2:莞城

2021-03-03, Wednesday | [417] × { 0 },Posted in Tour

虎门大桥  越夜粤美丽的第二站,也是同为广东四小虎之一的莞城。由于莞城没有机场,所以以往我去莞城都是先飞到羊城,然后坐地铁到羊城东站附近的酒店,睡一觉以后第二天一大早乘坐不到半小时行程的C字头城际列车去莞城。今时不同以往,现在我在珠江西岸的禅城顺德区,要去莞城只能雄赳赳气昂昂的跨过珠江。在珠江的入海口,由北至南有三座大桥可通行,依次是黄埔大桥,南沙大桥和虎门大桥,其实再往南还有一座港珠澳大桥,众所周知,那个就不是给普通车辆行驶的。
Continue Reading



长春长

2020-08-31, Monday | [769] × { 0 },Posted in Tour

太阳鸟  众所周知,末代皇帝溥仪一生当过三次皇帝,第一次是三年多正规的满清宣统皇帝(1908.12.02~1912.02.12),第二次是仅仅历时11天的张勋复辟(1917.07.01~1917.07.12),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满洲国皇帝,在位长达13年半(1932.03.09~1945.08.18)。满洲国皇帝期间,溥仪定都在黄龙府,就是一千年前宋金对战期间,岳飞曾经豪言的“直抵黄龙府,与诸军痛饮耳”的那个黄龙府。
Continue Reading



有树为证

2019-08-23, Friday | [5,290] × { 1 },Posted in Tour

邓成祖铜像  最近粤港澳大湾区中的某城市不大太平,今天穿白衣服的人闹事,明天穿黑衣服的人叫嚣,后天又是穿蓝衣服的人不服。反正是一周七天,金木水火土日月,正好对应了红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害得我这次去莞城的南征北战都不知道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好了,最后决定还是穿刚刚发的、印有公司LOGO的灰色T恤制服去莞城,毕竟上面印有英文,容易被人识别。
Continue Reading



从长三角到珠三角

2017-02-21, Tuesday | [1,991] × { 2 },Posted in Tour

珠海渔女  今年的新年会安排在了上个星期五,地点是在喜来登大酒店,这次新年会依然延续了往年的传统,我又没有被抽中获奖。不得将就算了,最惨的是我连阳光普照奖都忘在了餐桌上,临走时忘了拿了,真是旧仇未了又添新恨呐,怎一个惨字了得。
Continue Reading



惊魂36小时

2016-09-24, Saturday | [2,729] × { 5 },Posted in Work

岳飞  从南通州回来之后,星期四正常上班,结果下班前十分钟(17:20)接到紧急命令,要我火速赶赴帝都,因为距离八达岭长城不到九十里的帝都昌平区发生了重大的事故,而且这个事故还不是星期四当天发生的,星期三中午就发生了,当事人一直瞒着不报,结果纸终究包不住火,事情越搞越大,现在烂摊子摆到了我的眼前。

  我买了晚上21:30的飞机,但是飞机一而再、再而三的延误,到22:40才登机,23:20刚刚滑行。我在飞机上看了几集iPad Mini缓存下好的TVB电视剧,大约两个小时以后(01:20),突然间客舱灯火通明,我还以为帝都机场快到了呢,原来是机长广播,报告说由于帝都上空雷声隆隆,迫不得已备降到不远处的津门了。一开始让我们在飞机上坐着,说等天气好了再飞过去,结果到了01:50,报告说这次航班取消了,帝都不去了,所有乘客全部下飞机。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