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天山记

2018-09-13, Thursday | [122] × { 0 },Posted in Work

乌鲁木齐新客站  今年年初我曾经到达了东经87°的迪化府,这个星期我把战线往西又推进了1度,到达位于东经86°、于1950年完全靠军人建立起来的新兴县城——石河子市。和年初那次的直飞不同,这次我是星期一晚上从庐州机场起飞,中途在废都长安稍作停留,星期二的凌晨两点多才降落在迪化。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个时间点机场附近已经没有差头了,所以我只能在机场的到达大厅中干坐到凌晨六点,然后直奔火车站而去。
Continue Reading



零时廿四分

2016-03-13, Sunday | [1,879] × { 1 },Posted in Life

外滩  从CPU大学归来之后,我今天来到了原法租界善钟路上的一家咖啡店。这家咖啡店是一家连锁企业,前不久才进入中国市场,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面,就在法租界内开了好几家的分店。我曾经在去年的二月初应邀参加了辣斐德路分店的开张仪式(详见《Salon de Chocolat》一文),有幸和咖啡店的老板和投资人聊了几句,受益匪浅。
Continue Reading



家家扶得醉人归

2015-10-20, Tuesday | [1,546] × { 0 },Posted in Life

意大利菜  从花果山水帘洞回来之后我又去了一次浙江省临安府,老板看我们整天在外面南征北战,东讨西伐的比较辛苦,于是大发善心,时隔半年又组织了一次聚餐。这次和上一次劳动节前的聚餐有所不同,上次请我们吃的是日本料理,这次改请意大利菜了,档次有所降低,关键是老板的心意我们都领了。
Continue Reading



Lost in Kyoto Ⅳ

2013-09-26, Thursday | [1,472] × { 1 },Posted in Life

京都塔  考察之余,购物也是一项必不可少的活动,京都虽然没有东京、大阪那么繁华,但是由于这段时间以来日元贬值,因此商场里面新招了不少会说中文或者英文的导购员,再加上商场的广播中时不时的来几句中文“欢迎使用银联卡,享受××折的优惠”的宣传语,让人仿佛置身于国内。
Continue Reading



羊城明哨——饮马流花湖

2012-03-27, Tuesday | [3,385] × { 7 },Posted in Work

流花湖  今天到岭南分舵来联系业务,打好登机牌以后,我问×航的服务员,怎么样才能办一张里程积分卡,她说在×××号柜台办理。我跑到那里一看,根本没有人,问旁边的人,说现在不办了,要我上飞机之后自己问空姐去。于是我在飞机上借机和空姐搭讪了一下,她问了空少后给我答复,要我自己到×航的官网去注册……
Continue Reading



我的故事(3A)

2011-10-28, Friday | [1,835] × { 0 },Posted in Life

我的故事  一转眼,一个月过去了,今天应该写第三集了,主要说说读太学四个赛季的那些事。

  本来我转会到位于甲天下路上的上海正常太学,但是由于那几年太学之间优胜劣汰情况严重,一些太学关的关,并的并,结果由于本部里面人满为患,无奈之下只好把我们这批选手的第一个赛季安排到奉贤乡下去,美其名曰:通识教育(就是进去以后第一个赛季不教专业课,先把古今中外,文理各科的知识先给你灌输一遍)。

  当时上海地铁只造了一号线的锦江乐园到新客站那一段,所以从我家的城乡结合部到奉贤乡下去相当于纵贯整个上海市,先换两部公交车到摇到大木桥,接着乘长途车经西渡摆渡后到奉贤南桥(奉浦大桥还没有造好),再从南桥乘南靶线到奉贤校区。该校区还没有被合并前,叫上海××技术××学院,所以我们亲切的称之为“上妓院”。
Continue Reading



我的故事(2)

2011-09-27, Tuesday | [2,993] × { 2 },Posted in Life

我的故事  咱们书接上回,上次讲到我的孩提时代和家庭情况,这次我们按照时间顺序,说说我读书的事情。再次声明,本小说中的时间、人物、地点和事件均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Continue Reading



我的故事(1)

2011-09-15, Thursday | [3,818] × { 7 },Posted in Life

我的故事  几天前的《十年》一文,打开了我尘封已久的思忆枷锁。这几天我又听到了一个重磅消息,使我大受打击,夜不能寐。因此我决定从今天起写几篇回忆录式小说,把我这三十几年的经历慢慢的细说从头,也算是一种总结吧。小说的名字暂时叫《我的故事》,特此声明,本小说中的时间、人物、地点和事件均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我出生于后毛润之、前邓希贤时代,据说出生那天正下着百年一遇的鹅毛大雪,比07/08年的那场雪还要厉害(这个我无从考证)。当时的家庭成分:爷爷奶奶都是文盲,父亲是工厂的工人,母亲是另一家工厂的老师,还有一个姐姐,比我大三岁。按照当时的家谱取名,我的名字中间要多一个“”字,不知后来为何不了了之了,更有甚者,他们曾想用某著名影星的名字来给我命名,那后果不堪设想。
Continue Reading



苟延残喘

2011-06-18, Saturday | [1,890] × { 0 },Posted in Tech

蓝屏  上海进入了梅天,我最近也比较霉。星期三早上刚刚把一则维基解密上关于某国家领导人的消息共享给同事,在进行了一番Windows Update和重启之后,我的笔记本居然出现了屏,代码是nvddlmkm.sys(应该是和NV显卡有关吧),吓得我连忙进入Safe Mode,把刚才更新的文件全部删除,但是再一次重启的时候彻底没有显示了。

  我仔细考虑了一下,自从四年前笔记本买回来到现在还从来没有进行过除尘工作,会不会是灰太多影响了显卡和CPU的散热,从而导致的屏呢。于是我从老板那里借了一盒工具,想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把笔记本拆下来清一下灰。我根据网上的拆机图,一步一步的拆螺丝,到了最后第二步拆不下去了,只好用嘴往里吹,也给我吹出来不少的灰。再装上去的时候出现了问题,多出来三个螺丝一刚。我摇了摇笔记本,没有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那还好,暂时先把这三颗螺丝保存在我的钱包里面吧。
Continue Reading



电话激活

2008-12-10, Wednesday | [1,903] × { 0 },Posted in Work

  昨天正版光盘买回来了以后,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它不让我网上去激活,我为什么不用电话激活呢。昨天用新买的光盘序列号激活了HP台式机,今天我要用电话激活的方式激活TP笔记本试一下,看看行不行。但是这台笔记本没有光驱,所以同事又到WorstBuy花了两千多块买了一个索尼的USB光驱。

  接下来我就用老光盘的序列号来进行安装,装好以后上网去激活,果不其然,还是那句话——已经到了最大安装许可。这次我选电话激活的方式,先选择国家,当然是和谐国了,接着出现了一个800电话号码,接着输入9组共54个数字。下面一步很重要,电话里面会问你你是装在新电脑上还是在同一台电脑上,当然选同一台电脑啰,第二步会问你原来的软件卸载了没有,当然卸载了。这时电话里面会报出9组新的数字,也是54个。填好以后,按“Next”,居然成功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