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桥米线

2014-04-01, Tuesday | [2,516] × { 3 },Posted in Life

过桥米线  上个周末第三次下江南活动结束以后,我并没有马上回家倒时差,而是到了八万人体育场附近的某美食城去腐败了一番。在地下2层的一家过桥米线店里面,我本来想点一份银鳕鱼过桥米线的,但是伙计告诉我说,今天银鳕鱼都没有,我只能退而求其次,要了一份菜单上推荐的状元过桥米线,价格不菲啊。

  吃过过桥米线的人都知道,菜都要倒到热汤里面烫熟,撩起来才能吃。由于店铺处于地下二层,通风情况不是很好。因此吃完这一锅热气腾腾的过桥米线之后,我浑身上下都是汗,只好把身上脱得只剩下一件衬衫。结果一个不小心上到地面,被吹面不寒的杨柳春风轻抚过,不知不觉间,当天晚上就得了卸甲风。

  明朝初年的大将常遇春就是因为大破元军于开平城之后,得了卸甲风,洪武二年,暴毙于北伐途中,年仅四十岁。不过如果常遇春不是早死的话,估计也要被朱元璋炮打庆功楼炸死,和白马汗毒死徐达一个下场。古今中外、功高震主的功臣都没有好下场,除非功臣自己革了主子的命。

京都念慈菴

  我们言归正传,我当天夜里头昏脑涨,还伴随着不停地咳嗽,感觉就像去年这个时候在连云港一样。31号上班的时候,老板请我们吃中饭,我也无福消受了,请了两天的年假,买了一瓶京都念慈菴的蜜炼川贝枇杷膏吃。你别说,这个中药的疗效蛮不错额,价钱也不贵,只要二十几块,可以吃十次(一天三次,小孩子要吃二十次),我把一瓶都吃完了,咳嗽也好了。

相关文章

3 thoughts on “过桥米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