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鸯火锅

2006-01-11, Wednesday | [7,881] × { 1 },Posted in Life


  今天单位里的中饭只有一荤一素两个菜,那个荤菜还是一条很冷的鱼,明天索性连早饭也不烧了,要我们自己解决。大门口的通告上面美其名曰写的是煤气故障,但是据我的估计大概是煤气欠费被停机了吧,就像手机欠费的道理一样。

  傍晚时分,我们工作组的五个人在大组长的带领下来到了位于单位附近的牧×人家去腐败。因为今天的日期很吉利,正好是三个一碰到一起,有特殊的意义,依稀记得好像是什么什么人的节日,所以特意点了一个鸳鸯火锅的锅底。他们知道我不吃辣的,就把白的那一半转到我这里来,但是明显白的没有红的开得快,其他人都涮了好几遍了,我这里还没有“沸”,急死人了。

  席间,大组长多喝了几杯,开始向我们痛说革命家史,从孩提时代的艰苦生活说到青少年时代的义薄云天,再说到大学期间的浪漫爱情故事,听得我们一帮子未婚青年(姑且算是青年吧)如痴如醉。不知不觉间,几瓶啤酒一下子就没有了,正应了那句古话:酒不醉人人自醉啊。听着听着,我也多喝了几杯,以至于开瓶子的时候居然把里面的酒给洒出来了一刚,酒量太差了。

  还有一件事也要说一下,有一位同事点了一份“黄喉”这个菜,这个东西吃起来很滑腻,很爽口,既不像荤肉,也不像素菜,大家都不知道是什么原料做的。向服务生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原来黄喉就是黄牛的喉咙,那么我要吃蜗喉的话,他们要杀多少只蜗牛啊。

相关文章

One thought on “鸳鸯火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