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天一色

2020-04-10, Friday | [408] × { 3 },Posted in Tour

南昌之星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二月和三月的南征北战全部转为了在线交流,其效果可想而知,我这边上赛季末的进球效率远远达不到预期的100%,其他同事更差了,有的还不到50%。如此推算,上个赛季的考核和奖金算是要泡汤了。随着四月的到来,现球会也迎来了一个全新的赛季,不能再这样在线交流了,这个星期南征北战的许可终于被下放了,我又可以经常出没在虹桥、SHA和PVG了。

南昌之星广场

  新赛季的第一站是江西的临川郡,自古以来这里被称为“才子之乡”,英才辈出,较为著名的有北宋的王安石、晏殊、明朝的汤显祖等,不过可惜的是从魔都到临川郡没有直达的航班(当地没有机场),火车也只有一天两班,所以我只能在时隔三个月三周又三天,整整111天之后,重返虹桥站,乘坐四个小时的火车到达江西首府——豫章郡。还没上车之前,我想火车车厢里面应该很空,没几个人。不料上车之后才发现人满为患,还有人买不到坐票,只能买站票。

南昌之星

  一路无话,到达豫章西火车站之时又遇到了麻烦,要扫描当地的昌通码(和魔都的随申码一个意思),如果显示绿色就表示你是良民,可以出站进入豫章郡,否则就要被隔离14天之后才能进入,到饭店吃饭也是如此。我本来以为火车站和饭店的流程已经很麻烦了,但是住酒店更麻烦,除了要出示当地的昌通码之外,还要扫描酒店里面的通行码,也要显示绿色才能入住。就连退房居然也要出示,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静影沉璧

  这次我下榻的酒店位置不错,在豫章郡的地标性建筑——豫章之星摩天轮附近。受到肺炎余波的影响,酒店房间的入住率堪忧,所以店员将我的房间免费升级到了江景房,可以远眺豫章大桥和江对岸的滕王阁,景色非常漂亮。我分别在傍晚时分和日出之时拍了两张赣江的照片,本来想用《滕王阁序》中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来形容,但是现在是春天的日出,不是秋天的日落,最多是“朝阳与纸鸢齐飞、江水共长天一色”。所以,改用《岳阳楼记》中的“静影沉璧”和“浮光跃金”两个词比较贴切。再说说豫章之星摩天轮,号称是全中国最大的摩天轮,上面还有一个大钟。不过现在摩天轮不开放,只能看看晚上的霓虹灯过过瘾。

浮光跃金

  今天我坐车来到了临川郡,中午吃饭的时候,当地的同事特地点了一份晏殊饼作为主食,传说北宋词人晏殊的饭量很小,每顿饭只吃半个薄饼,而且先要用筷子把面饼慢慢的卷起来,然后抽出筷子,手指轻轻捏住面饼的一头,细嚼慢咽。不过我在网上根本搜不到所谓的晏殊饼,可能是饭店为了招揽客人想出的营销点。这晏殊饼像平时的葱油饼一样,就是味道有点淡,也没有当地人喜欢的辣味,用它来夹东坡肉倒是正好,一举两得。

晏殊饼

相关文章

3 thoughts on “长天一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