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5

2014-10-11, Saturday | [998] × { 0 },Posted in Life

NBDL  凭借着法定的七天长假和省吃俭用攒下的4天年假,我这次国庆节一共休息了12天。在这十几天的时间里面,我苦思冥想,使劲回忆,再加上求助于他人,终于把《我的故事》系列的第五集(也是最后一集)的故事大纲给拼凑起来了。这一集主要说的是发展联盟的事情,时间节点大概是从2000年7月到2001年4月。

  上一集中写到,由于赛季末我得到“差评”,因此第一个赛季结束以后,领导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把我下放到发展联盟的球队中去,美其名曰是锻炼,其实就是弃用。和我一起被贬谪的还有9人,踢各个位置的人都有,十个人正好凑满一间大的办公室。领导本来想把我们彻底发配到边疆去,永不录用,但是这十个人中并非都是泛泛之辈,(传说)谢大组长在领导办公室中据理力争,差点和领导兵戎相见,最后终于迫使领导签下不平等条约——下放时间为期一年。

  其实说起来,这个发展联盟离我家更近,过条马路就到了。但是由于是次一级的发展联盟,处处都要比常规联赛的球队级别低那么一等。就拿吃饭来说吧,出于对员工福利的考虑,本球会中午供应一顿免费的午饭。这顿饭是在常规联赛的食堂里面烧,而发展联盟吃午饭,不是像常规联赛一样,从办公室走到食堂就能吃的,而是要等黄鱼车送饭来了以后才能开动。由于保温的条件较差,夏天吃饭还可以,一到了冬天,那只能吃残羹冷炙了,我们只能敢怒不敢言。再说所带的队伍,发展联盟当然是带杂牌军了,根本比不上人家常规联赛的正规军了。

  但是我不甘心就此沉沦,本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宗旨,我经常假借着每一周都有的技术进修和员工大会之名,跑回到常规联赛去观赛,更好地提高自己。碰巧,在发展联盟旁边有一家文化发展中心,里面能够买到当时很稀有的港台唱片(现在也比较稀有),最关键的是价格便宜,每张只要10块钱,我也终于一偿夙愿,实现了当年立下的“每周一唱片”的誓言,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