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雷

2005-02-18, Friday | [4,359] × { 0 },Posted in Life

  今天下午我去帮表妹电脑杀毒,弄好出来以后主动要求去请客吃饭,打了很长时间的手机没有人接,原来机主正在FL里面烫头发。

  我到达该FL的时候是16:45左右,看见镜子前面有一个人头发上面卷着五颜六色的塑料卷,最外面还用一张冰箱、微波炉专用的保鲜膜包着。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服务生从天花板上拽下来一个像工兵探雷一样的圆环,腾空放在头发上面,我用手去试了一下,果然里面有热风吹出来,我记得以前看人家烫头发好像用的是一个像马桶一样的东西,难道现在升级换代了吗?

  扫雷扫好以后,又去洗了一次,洗好以后又涂了什么涂料,接着又吹又洗,最后吹干,直到18点多钟才告一段落。在此期间我发现FL里面所有的从业人员的头发没有一个是纯黑的,总是染着这样那样的颜色,大概这就叫近水楼台先得月吧。

  烫完头发以后,三个人就到附近的避×塘去吃晚饭了。这个避×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里面的菜绝大多数都是荤的,我们先点了一盆很咸的芥兰(我估计就是青菜),又点了一份淡而无味的牛腰(就是广告里面常说的他好我也好的肾脏),我估计这头牛生前得过肾肿大,牛腰的横截面比一张光盘的面积都大。后来发现把牛腰浸在芥兰的汁里面的味道不错,大概这就是优化组合吧。

  晚饭一直吃到20:00左右,中饱私囊之后三人作鸟兽散,分道扬镳,回到各自的狡兔三窟之中。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