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2005-03-20, Sunday | [7,113] × { 0 },Posted in Work


  今天我荣幸地作为一名监考人员参加了全市统一的英语口语考试。在我的这个考场里面一共有11场(上午8场、下午3场),从8:00一直到15:00,中间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吃午饭。

  真正考试的时候还算轻松,我就坐在前面操作电脑,还有一个人坐在后面看《电脑报2004年合订本》,基本上不用巡视,因为根本没有人会作弊。但是长时间的辐射实在太厉害了,下午考好以后走出电脑房,顿时觉得头晕目眩,头重脚轻、眼冒金星,差点把中午吃的不含苏丹红的肯德鸡汉堡和四个鸡翅给吐出来。

  不知道现在学校里面所教的英语到底是英式的还是美式的,大概二者兼而有之吧,不过根据我看了这么多原版电影的经验得出的结论:应该是中式的。这些英语只能在中国说说,到了外国,外国人根本听不懂。而外国人的一些日常对话中充斥着很多的切口、俚语,还有骂人的话,中国人也听不懂。

  休息了一会儿,打开MSN Messenger,看见一个大学同学在线。此人已经在南半球的某个岛国上享受资本主义的待遇了,每个月可以拿到2000的当地货币(不知道是税前还是税后)。而我还在上海的城乡接合部体验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每个月税后工资仅有1500。现在房价一天到晚的涨,工资却动也不动,这样不是每一天都比昨天来的穷吗?

  更震惊的还有来,考试的间歇,无意间看到了一封求职信,这个女的才26岁,1999年毕业的(和我同一年毕业,她怎么会只有26岁?)湖南的,想要到本单位来工作,获奖无数,薪金要求居然是4000—8000?她以为上海遍地是黄金啊!心里真是不平衡啊!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